新书《农门丑妻:匪妃套路深》小说全集阅读 蒋依依李舒玄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主角叫蒋依依李舒玄的小说是《农门丑妻:匪妃套路深》,它的作者是玉人楼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原主那个时不时就来她夫家打秋风的爹来了,这次只怕是和她妹妹都商量好了,用她的命讹夫家两袋大米,还真是毒!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只不过相比原主爹的毒,原主这个欺软怕硬,心如蛇蝎的性子,更让蒋依依不屑...

推荐指数:10分

《农门丑妻:匪妃套路深》在线阅读

《农门丑妻:匪妃套路深》 第二章 两袋大米一条命 免费试读

原主那个时不时就来她夫家打秋风的爹来了,这次只怕是和她妹妹都商量好了,用她的命讹夫家两袋大米,还真是毒!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只不过相比原主爹的毒,原主这个欺软怕硬,心如蛇蝎的性子,更让蒋依依不屑。

弱者更应该理解被欺负的痛楚,却还去欺负别人。真是该死,若不是没得选择,蒋依依真不屑重生在这么一个女人身上。

只糊了一层灰色粗布的门,被人推开。门和墙缝形成对流,穿堂风如巨浪般扑面而来。衣着单薄的蒋依依当即便打了个喷嚏,她拄着一边的桌子,衣袖拂面地看着门外那个一脸络腮胡子的矮胖男人走了进来。这便是原主那个狠心的爹了,继而一个一身白衣面目清秀的男子也跟着走了进来。

别说,原主这夫君长的倒俊俏。只是一想到他被蒋盈盈那种女人骗的团团转,就觉得他铁定智商不高。

蒋老大惊讶的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又看了眼分毫未损的蒋依依。立马开口质问蒋依依:“是不是他们想要杀你,你三叔叔为了保护你才死的?”

他双手背在身后,斜眼看了下刚进门的蒋盈盈,眼中满是怒色,以为是她办事不周。怎么这臭丫头没死,他梅花寨的人倒死了好几个!

蒋盈盈站在一边看到眼前一幕也傻了,她亲手给那个蠢女人灌的鹤顶红,怎么她没死,过来伪造证据的三当家却死了?

蒋依依知道,蒋老大不过是想要把三当家的死栽赃到盘龙寨,好讹些东西。可眼下她只能依靠盘龙寨活下去,要不然她那个爹和妹妹为了两袋大米都能灌她鹤顶红,她能靠得住?

“三叔他们想侮辱我,我被逼之下只好把他们杀了。”

蒋依依轻描淡写的说着,一句话让不远处白衣男子冷漠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毒妇又在甩什么花招?又想害死盘龙寨里的谁?

“胡说!你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杀了你三叔!”

蒋老大死死的盯着蒋依依,圆睁二目!紧握的双手发出‘咯嘣’‘咯嘣’的骨头摩擦声,分明是在恐吓她。

要知道大雪封山,粮食对山上的山寨来说几分珍贵,这死丫头竟然在这个时候胳膊肘往外拐!

“玄哥哥,你别生气,姐姐她可能不是有意说谎的,姐姐她以前不是那样的人。”

蒋盈盈拉住身旁白衣男子的衣袖,柔声的替蒋依依解释着。

男人依旧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不喜不怒,也不吭声。

那毒妇是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三个月的孩童,她都能很心扔进山涧里,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我没说谎,我跟母亲学过暗器,只是以前你们不知道罢了。不信你们看看,是不是他们的伤口都在心脏!”

蒋依依很淡然的回答着,本想喝口桌上的茶暖暖身子,可一看到茶碗上的污渍,当即就把碗又扔在了桌子上。她知道,蒋盈盈不过是想看她把脏水都泼到卧龙寨身上,然后让那男人更讨厌她。她虽然不喜欢那个文绉绉叫什么李舒玄的,可她更不愿遂了蒋盈盈的意。

“将鸣、去看看!”

男子开口,看着地上尸体的伤口,心中已然有了结果。

他身边的人不敢怠慢,连忙领命前去查看。

“大当家的,大嫂说的没错,确实伤口都在心脏。”

他一句话毕,蒋老大等人再没话可说,只气汹汹的看着蒋依依,恨不得立马收拾收拾这个死丫头。

原本想着讹两袋大米的,这下好了。非但大米见不着,连兄弟们路上的干粮都难回本,还白白搭上了老三的性命。

“既然是你们自家的事,那盘龙寨就不掺和了。”李舒玄冷冷说着,转身迈步离开。

她们家的戏,她们自演自瞧吧。他没兴趣。

“你个贱种,老子特么白养了你一场!”

李舒玄前脚走,后脚蒋老大就骂骂咧咧的走到蒋依依身边,抬手就是一嘴巴。

蒋依依只感觉到脸部受到剧烈击打,脑子天旋地转的,缓了良久眼前还冒金星呢!她一手捂着**辣的脸蛋,一手已然伸进衣袖里准备掏枪。可想了想,手枪一共15发子弹,她死前已经用了八发,刚才又用了三发,现在只剩下四发。如今穿越到这么个人生地不熟山寨里,这么珍贵的东西得省着点用。等找到了匹配X武器盒的再生能源,教训他们的机会有的是。

“算了爹,姐姐的心里只有夫家,什么时候把咱们这些娘家人当回事过。”

蒋盈盈在一边阴阳怪气的说着,恨不得蒋老大一巴掌把她脑袋打下来才好。

“我告诉你小杂种,下次你要是再敢不听话,老子就把你剁了喂猪!”

蒋老大说完,气冲冲的转身离开了屋子。

蒋盈盈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在蒋依依的面前顿了顿,嘲讽了句:“这都不死,你命可真大!”

随后也阴笑两声,转身跟在蒋老大后面离开。

蒋依依松开袖子里的枪,勾起了嘴角,眼帘低沉,眼睛眯成一条缝。

命大?这才只是个开始,命大的在后头呢。

“咕噜噜,咕噜噜。”

思想很坚定,但肚子貌似不怎么捧场。

哎,再厉害的人,也离不开五谷杂粮的滋润啊。

蒋依依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来到了山寨的正屋。推开房门,就看到李舒玄和将鸣正在红木雕纹书桌前说话。别说,这大当家的屋子,可是比柴房干净温暖多了。

“当家的...啥时候吃饭?”

她迈步走了过去,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是不吃饿得慌。吃饭、这也算人之常情啊,对吧...

虽然原主作恶多端,但毕竟也是盘龙寨的人,吃顿饭没毛病吧?

李舒玄抬头瞄了她一眼,墨眸中难掩的嫌恶,下一瞬又端着手上的书翻看。

“寨子里最后那几斤面,刚才都让你爹抢去了。你还来找大哥要什么吃的?真是父女一样的货色,二皮脸!”

将鸣眉头紧皱,不耐烦的跟蒋依依念叨着。

整个盘龙寨,谁不知道她蒋依依心如蛇蝎?这样一个女子若不是老爷子硬要留下来,早被轰出去打死了。

蒋依依暗下咂了咂舌,这很显然是被嫌弃了啊,得!她还是别自找没趣,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能打牙祭的。

她转身又离开房间,从小路往厨房走去,雪白的大地映着她单薄的身影。

别说这大雪天是真冷啊,刚出来没几秒,大风就将她浑身上下吹了个通透。

“大小姐,等等我!”

身后一句轻柔的呼唤,蒋依依方才想起,对啊、记忆里她还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呢。一想到还有队友呢,蒋依依立即浮上一脸亲切的笑意,转身回头。

小说《农门丑妻:匪妃套路深》 第二章 两袋大米一条命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