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楚仙修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丁永丁娥)

《南楚仙修》是一部非常精彩的末世修仙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逆天吼,主角叫丁永丁娥,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一湖深水,一半的湖面上铺着玉也似的雪绒,那些雪在湖面上将化未化,随着湖水的波动而游走不定,另半边湖水清澈见底,几只渡鸭在湖面上嘻戏着,芦苇丛中一窝小鹤正在追着喂食的母亲,既将落下的夕阳把一片金黄洒在这...

推荐指数:10分

《南楚仙修》在线阅读

《南楚仙修》 第19章残雪湖光 免费试读

一湖深水,一半的湖面上铺着玉也似的雪绒,那些雪在湖面上将化未化,随着湖水的波动而游走不定,另半边湖水清澈见底,几只渡鸭在湖面上嘻戏着,芦苇丛中一窝小鹤正在追着喂食的母亲,既将落下的夕阳把一片金黄洒在这湖碧水之间。

丁永不由得感叹一声道:“好美!”他在庸江派的时候,除了江上流水,能看到就是一团护岛的白雾,至于落鹭洲上,也从来没见过白鹭落下,和这里一比,几呼就是天上人间了。

蓝凤舞恢复了冷艳的神情,道:“这里的布置是残雪湖的开派老祖廖儒云设下的,这位廖祖师是阵法大家,这残雪、清江表面看上去美不胜收,实既上却是极为历害的阵法,外人一但进入有死无生。

丁永道:“那残雪湖的门派总舵在什么地方啊?”

蓝凤舞神秘的一笑,指了指湖水,道:“就在这下面。”丁永愕然的看着蓝凤舞,蓝凤舞取出一块玉牌向着湖水之中丢了下去,湖水缓缓的分了开来,一条玉石甬道出现在他们二人的面前。

蓝凤舞做了请的手式,然后当先向着湖底走去,丁永急忙跟了上去,漫长的甬道一直向前延伸出去,他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在一个月亮门前停下了。

丁永四下看看,赞叹的道:“真是鬼斧神工之奇迹,只是这甬道之中那里来的光啊?”

蓝凤舞道:“那上面的水面在法阵的作用下,如同一面小镜,把阳光折射进来,你这是白天来,若是晚上,那月光幽雅,更有一番情趣。”

丁永刚要说话,蓝凤舞把纤美的食指竖起来在嘴边优美的做了个禁声的动作,跟着月亮门打开了,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拿着蓝凤舞丢下来的玉牌,笑眯眯的道:“凤舞姑娘回来了?家里一切都好吗?”

蓝凤舞嘴角牵动一下,就算是回了个笑容,道:“多谢师叔关心,家里一切都好。”说完扯了丁永就向里走,那名筑基斯的修士一伸手拦住道:“他是什么人?”

蓝凤舞不在意的道:“谭师祖让我回去的时候帮他留意一下散修,说;要是有好的散修他要收入门下使唤,怎么韩师叔要盘查一下吗?”

那位韩师叔急忙摆手道:“不必了,一个灵动期的修士,也做不出什么来,凤舞姑娘只管带着他进去就是了。”

蓝凤舞轻蔑的白了韩师叔一眼,带着丁永走了进去。

月亮门后,另有一个天地,这里也有太阳,并且也在下山,一弯新月正缓缓的升起,有些明亮的星星已经偷偷的探出了头,蓝凤舞一边走一边轻声道:“不用费力去想了,这些都是外面的,他们还没有能力单造一个太阳出来,只是在水下设了一个幻阵,然后把总舵藏到另外一个地方罢了。”

丁永点头记下,又轻声的问道:“怎么这里都是些灵动期的弟子?”

蓝凤舞侧目看了看那些在周围小心做事的低级弟子道:“这里不许练气期的弟子进入,所以杂务都是由灵动期的弟子来做的,你被唤进来也是要干这个的,当然,我这样的侍妾是不在这个禁令之例的,同时也可以使唤那些侍妾主人的纸级弟子的。”

丁永不由莞尔一笑道:“没想到我刚给你哥哥做完粗役,又要给你做了。”

蓝凤舞得意的一笑,带着他向着一个弯道拐去,一边走一边道:“这里虽然有各大凝真期以上修士的住所,但他们平时都是在外面的洞府里修练,很少回来,那个谭德明现在处在金丹后期,不到瓶颈时候,修练也没什么用,所以留在这里,派中大事倒有一半是他在说了算。”

两个人说话的工夫就到了一座小院,蓝凤舞拉着丁永跪下,然后将一张传音符丢了进去。

过了一会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走了出来,向着蓝凤舞一笑道:“凤舞姑娘,你怎么来了?”说着一挥手,一股柔和的风劲把蓝凤舞和丁永托了起来,随后他饶有兴趣的看着丁永,给蓝凤舞丢去一个迅问的眼神。

蓝凤舞不再那样倨傲,恭恭敬敬的一礼然后道:“见过郭师叔。”说着侧身一让,把丁永让了出来,道:“这是我出去之后带回来的一名散修,是我家的一个表亲,刚刚进阶灵动期,想要加入我们残雪湖,我想去请谭师祖破例收下他。”说完蓝凤舞又急忙向丁永道:“还不见过郭严师叔。”

丁永抢步上前施了一礼道:“丁永丁保之见过郭师叔。”

郭严摆摆手道:“罢了。”回身向蓝凤舞道:“凤舞姑娘,你就这么点小事吗?那就不用麻烦师父他老人家了,我替你办了就是了,我这就带他去安排,让他在我们‘清波院’下挂个名字,另外再给他找一份轻松的工作,你看如何啊?”

蓝凤舞欢快的一礼道:“弟子这里谢过郭师叔了,有空的时候弟子一定做些拿手的糕点来谢您。”说完也不理丁永,转身向着一处小院走去,丁永刚要说话,郭严一伸手拦住他,冷淡的道:“你在家师的居所门前还是老实一些吧。”

丁永先是一愕,随后明白过来,却也无法解释,只能低头恭顺的站在那里。

郭严先回小院安排了一下,然后出来带着丁永向内堂走去,边走边道:“你从现在起就算是我们残雪湖清波院分支的弟子了,你可以领到一袭道袍和一攻一守两件法器,另外你还可以按月支取一瓶洗髓丹,这丹药对你修练大有好处,可以加快你对灵力的吸取,以便你早日筑基。”

两个人说着,已经走出了弯道,周围许多工作的灵动期弟子看见郭严之后都恭敬施礼,郭严不苟言笑的挥手作答,带着丁永到了管现入门弟子的地方,让丁永把自己的名字登记上,然后和管理的执事弟子领了一件法衣,接着带着丁永向器堂走去。

丁永捧着法衣,向郭严小心翼翼的道:“郭师叔,弟子有一件事想请教您一下。”郭严头也不回,一边走一边道:“说。”

丁永道:“弟子想问一下,门内可有适合于灵动期的功法发放?”

郭严回过头似笑非笑的道:“你们这些灵动期的散修加入我们大派,多是为了这种事,若是没有你们不就跑了吗。说吧,你以前练的是那一类的功法?”

丁永愕然不解的看着郭严,郭严大概不是第一次碰上丁永这样的弟子了,耐心的道:“修真功法进入灵动期之后,一般分为三种,一种极易修练,但威力不大,却能让你尽快进入结丹期,另外一种则是难于修练,但却威力奇大,你若自知无望结丹,那就不如修练这种功法,可以让你在同阶修士当中以为翘楚,最后一种,就是极难修练,威力又大的功法,这种功法不是灵根强大的人,是不会去碰的。”

丁永对自己修候的功法也没底,于是简单的向郭严描述了一下神室气应决的形态,郭严点点头道:“你修练的基础功法不错,庞大浩然,可以接纳任何一种功法,我看你的灵根也不是很好,不如就像我一样,选一门练起来威力大的功法吧。”

丁永思忖片刻道:“弟子想选第三种功法。”郭严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冷笑一声道:“随便。”然后转身就走,低低的说道:“不自量力!”

两个人到了器堂,郭严先给丁永取了一枚证明身份的玉牌,然后道:“你自己去选法器吧。”说完自顾和器堂的筑基期弟子聊起了天。

丁永走进器堂,就见那里摆着十几架多宝阁,阁下放置着各种法器,上面有淡淡的光圈,证明设有禁制,下面用纸标明它们的用途,丁永一样一样的看下来,不由得暗自心惊,这些法器在庸江都是五位堂主级别才有得用,没想到这里竟然就这样分发给灵动期的弟子,想到庸江派收徒时,几个练气期的弟子就要掌门和五大长老一起出动,这里收一个灵动期的弟子却只是一个筑基期的弟子一句话的事不由得更加惊震。

其实丁永也是想得左了,修真门派的结构并不牢靠,就连师徒之间的关系都随时可以解除,何况普通弟子,固而大门派一向是用利益把所有人绑在一起的,这些灵动期弟子得了好处,也要为门派做出一定的贡献,在利益的驱动之下,散修们纷纷设法加入修真门派,他们在派中的地位一向不高,除非达到金丹期才会成为骨干,所以丁永进入残雪湖不被重视,而像他进入庸江派的招纳方法,入门的弟子虽然功力低微,但一入门就是骨干,因此各门各派都对收取练气期的弟子比较重视,庸江派名头小又穷,吸引不来散修的加入,对招收弟子就更加重视,倒不是像丁永想的那样小家子气。

丁永来残雪湖之前,把吸宝金环和三张符宝、一袭吼皮都收进了他在庸江派带出来的那个普通的储物袋之中,他不想让庸江派的事情在这里重演,不过这一来身上就只有一件生生金钱的法器了,因此丁永仔细挑了一会,选了一把‘断龙剪’攻击法器,和一面‘青云牌’守御法器,然后向器堂的看守说明,请他帮自己取了出来,又要了一个新的储物袋,收在其中。

郭严带着丁永出来,又到了经堂,道:“这里第一层是练气期的,你不用看了,第二层是灵动期,但是你若想选那种威力大又能进阶的功法却要去第三层,你的功力不够,我送你上去吧。”说完先带着丁永见过了经堂看守,随后带着丁永上了三楼,打开禁制,把丁永送了进去。

小说《南楚仙修》 第19章残雪湖光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