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江昭纪振邦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主角叫江昭纪振邦的小说是《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裴逐灯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屋中有十来个人,他们似乎在一堆放杂物的仓房,江昭正在仓房最里面角落跪坐。江昭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对方。这眼神没有惊慌和怯意,显然引起对方不满,那男人又伸手来摸江昭脸,“再这么盯着爷爷剜了你眼睛。”江昭偏过...

推荐指数:10分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7章 所谓英雄救美 免费试读

屋中有十来个人,他们似乎在一堆放杂物的仓房,江昭正在仓房最里面角落跪坐。

江昭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对方。

这眼神没有惊慌和怯意,显然引起对方不满,那男人又伸手来摸江昭脸,“再这么盯着爷爷剜了你眼睛。”

江昭偏过头厌恶地躲开对方手,“再碰我汪如晦一定把你剁了喂狗。”

既然对方误会,不如让他们误会得再彻底一些。

“哦?”男子和同伴相视而笑,“那爷倒要试试看。”说着上手来扯江昭领子。

江昭拼命后缩,继续挑衅,“你是不是不行,所以不敢放开我的手?”

“小**,你说什么呢?”眼前男人似有愠色。

“我说你是不是,不,行,啊,所以只敢欺负比自己弱的小姑娘?还必须要绑着?”

话音刚落挨一巴掌,“**,你再说一句试试?”

江昭吐出嘴里的血,笑出声,“恼羞成怒?看来真的不行?

见对方又上手撕她衣服,“想来你绑我是有求于汪如晦?那我告诉你,**的再碰我一下,我就咬舌自尽,到时候你失去筹码,只剩被汪如晦剁了喂狗的份”,说罢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角度,灰绿色眸子挑衅地盯住对方。

“你,你”,又想上手扇她,被同伴拉住,“算了,等汪如晦回信吧。”

对方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江昭绑在身后的手碰到一块碎瓷片,悄悄捡起来磨自己手上绳子,观察周围人战力,有些发愁,就算手上绳子断了也不可能走出这间屋子,她该怎么办?又瞥见周围的男子左手背上都纹一朵蒲公英,微微皱起眉,是什么组织与西厂作对?

还没思量过半刻,仓房门就被踹开,江昭惊喜抬头,见着汪如晦身后跟数十个黑衣人立在门边。

天光熹熹,黑金官服也穿出挺拔,又是逆光半明半暗面孔,看向江昭,“提一句汪如晦本督立刻到,够不够及时?”眸光闪动迷惑江昭一瞬,莫名情绪在心中盘桓。

仓中人纷纷站起来拔出刀对峙,这边刚才扇过江昭的男子也惊愕开口,“你怎么会找到这来?”说完一把提起江昭把刀架上她脖子,“汪公公可别轻举妄动,不然小美人就没命了。”

江昭开始思考手中碎瓷片能否捅人,汪如晦不会被人威胁的吧,她知趣。

“把人放了本督给你们留个全尸”,说完也没有停步继续往前走。

逼得男子挟着江昭后退靠在墙上,“汪公公这样是不打算保她了?”说完又伸手拂过江昭的脸,“可惜小美人烈性得很,刚才还说要为了汪公公守身,碰一下都威胁我说要咬舌自尽,难道汪公公舍得辜负美人深情?”

这话听得汪如晦笑弯眼睛,转向江昭,“当真?”

江昭唰地脸红,“胡说八道。”

汪如晦又笑,“如此这般,自然是不能辜负了。”说完停住脚步缚手而立,似乎真的被男子的话成功震慑。

“那你放了舵主,我就放了她。”

“嗯”,汪如晦点头,下一秒甩出手里的剑擦着江昭脸颊而过正中男子拿刀的手臂,男子的右手连带半个肩膀一齐随着汪如晦的剑直直钉进江昭背后墙壁,“如此不识抬举,本督想给你留个全尸都做不到。”

手脚被缚,江昭为闪避汪如晦剑站不稳摔倒在地,仰头惊愕看身后那把尚在空气中震动的剑,汪如晦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男子捂住肩膀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余奄奄一息惨叫。

汪如晦做一手势示意身后萧行洲动手,自己走到江昭面前,蹲下来伸手半环江昭,替她解开绳子,“没事吧。”

两人距离不过三寸,江昭愣愣摇头,“没事,多谢督主。”说完反应过来才掩一掩自己褴褛领口。

汪如晦看着她半低的头,微不可察地皱一皱眉,下一秒却伸手解下自己披风裹住江昭。

盯着汪如晦替自己系披风的手,江昭头脑发懵,“多谢督主……督主我自己来就好。”

汪如晦果真放开手,“好”。

江昭被披风上熏香萦绕,某一刻觉得自己无路可逃,手中缎带连最简单的结都打不好。

汪如晦终于移开目光,瞥一眼对方侧脸,皱眉更深,“挨打了?”

“嗯”,江昭始终没有抬眼看人。

“谁?”

“他”,江昭用下巴示意地上捂着肩膀痛吟的人。

汪如晦又递给江昭一块帕子,“去打回来。”

江昭擦掉嘴角和手上被瓦片磨出的血,走过去狠抽地上的男人一巴掌,“督主,他们是谁?”

“残云门分舵,我前日抓了他们舵主。”

“残云门?南青衣北残云?”青衣阁和残云门是邺朝最大两个杀手组织,威名赫赫,各管一方,只不过青衣阁似乎更加低调,连主事是谁都没人知道。

“没错。”

“江湖事……为何竟然会对上西厂,看他们样子是与督主宿怨颇深。”

“杀手组织,自然什么都接,何况也许有人指使也未可知”,汪如晦笑得云淡风轻,眼神似有兴味。

“原来如此”,江昭顿了顿又说,“是我不够警惕,给督主添麻烦了。”

汪如晦笑笑,“那就好好练武功。”

“好。”

回到杏苑后江昭坐下来端详手中刺了浅银水纹的帕子,一手撑头眼中暗波涌动,短短半月,她已收集汪如晦两块手帕。

汪如晦把人送回西厂后才进宫给吴贞儿赔罪,献上备好的胭脂和养颜灵药赔罪,“实在是手里有事过不来,娘娘恕罪。”

吴贞儿正斜靠在榻上摆弄自己护甲,横一眼汪如晦,“早知道不放你去西厂,这么忙,都没时间来哄本宫开心。”

汪如晦立在座位边答话,眼神惑人,“怎会,娘娘的事我一向放在首位。”

“是吗?可本宫眼瞧着你最近忙得都不来坤宁宫了。”

“六王爷的事皇上在意得紧,所以西厂近日事格外多些,实在抽不开身。”

吴贞儿媚眼如丝又横汪如晦一眼,“那你就交给东厂去做,干嘛事事亲力亲为?”

汪如晦似有委屈,露出一个恰到好处无奈神情,“可吴公公是司礼监掌印,我自然唤不动他。”

吴贞儿勾唇,拍拍身侧榻,“过来。”

小说《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7章 所谓英雄救美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