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薄总宠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腹黑薄总宠娇妻》最新章节目录

新书推荐,《腹黑薄总宠娇妻》是白灼君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星晚薄奕清,书中主要讲述了:“先生,夫人……”门外传来下人敲门的声音。薄奕清嘴角挑了挑,拿过一边的面具,重新戴在脸上,冲着苏星晚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去开门。那股压迫感一下子淡了许多。苏星晚长叹一口气,拉了拉自己的衣角,打开卧室的房...

推荐指数:10分

《腹黑薄总宠娇妻》在线阅读

《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十八章你去换她 免费试读

“先生,夫人……”门外传来下人敲门的声音。

薄奕清嘴角挑了挑,拿过一边的面具,重新戴在脸上,冲着苏星晚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去开门。

那股压迫感一下子淡了许多。

苏星晚长叹一口气,拉了拉自己的衣角,打开卧室的房门。

“夫人。”门口的下人只是冲着苏星晚点点头,便探进头,看了看屋内的薄奕清,“先生,苏小姐跪在门外,李管家让我问问您,那苏先生和苏太太……”

薄奕清摆摆手,“既然苏小姐跪在门外,苏太太又是个疼爱继女的后母,那就让她陪在门外等吧。”

他扫视一眼一脸错愕的苏星晚,“这别墅里空调太大,恐怕难以满足苏先生、苏太太和爱女同进退的心意,让他们在长亭里陪着苏小姐吧。”

“是。”下人点点头,转身往楼下而去。

“薄奕清。”苏星晚小心翼翼地关上门,低着头,蹭到薄奕清面前,“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对他们?”

“哦?”薄奕清取下面具,挑了挑眉,“我这是在替你报仇雪恨,怎么你反而要劝我呢?”

苏星晚用眼角的余光睨了睨他,见他面色不善,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言不发地立在他的对面。

“去。”薄奕清指了指落地窗户,“你去窗边看着,监督着苏宛如,别让她偷懒。”

苏星晚的嘴角动了动,欲言又止,乖乖地走到窗边,一只手抵在窗户上,向下望去。

薄奕清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心突然沉入了大海一般。

到底经历了多少事情,才让她如此唯唯诺诺。

他看的出来,苏星晚对于季美珍母女俩的恐惧是由内而外,无法克制的。

他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膝上放着一台笔记本,在键盘上敲个不停。

薄奕清偶尔停下手中的事,端起一边的咖啡杯,挡住自己的眼睛,透过边缘扫视两眼站在窗边一动不动的苏星晚。

这女人倒是乖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竟然一次也没有回过头。

过了很久,楼下顶着毒辣的阳光跪在门口的苏宛如突然抬起头。

她的目光与苏星晚的目光在半空交汇。

这个**!

苏宛如抬手指了指苏星晚,做了一个抹脖的手势,很快便被一边的李管家制止了。

饶是如此,楼上的苏星晚依旧向后倒退了两步,长长地吸了一口冷气。

薄奕清微微蹙眉,“你想干嘛?”

“没……没什么……”苏星晚尽力压制住自己的心慌,转过头挤出一个笑容。

薄奕清的目光往楼下瞥了瞥,放下自己膝上的电脑,冷哼两声:“是时候去看看了。”

他戴上面具,一把拉住苏星晚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扯着她往外走去。

……

楼下。

长亭。

苏成华和季美珍站在长亭中,鼻尖都渗出了点点滴滴的汗水。

见到薄奕清走出来,两人都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

薄奕清冲着李管家摆了摆手,将他叫到自己身边。

“先生。”李管家凑近薄奕清的耳朵,将刚才的一幕转达给他。

薄奕清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双眼凌厉地扫视了一圈长亭下的苏成华和季美珍。

他点点头,提高自己的音量,“看来,苏小姐还没有跪够。”

说完,他拉着苏星晚便往里走。

“薄总……”季美珍突然向前两步,一把拉住薄奕清。

她见薄奕清缓缓转过头,迫人的气势透过面具直射而下,手突然没来由地松开。

“您罚也罚了。星晚她……”季美珍恼怒地看了看苏星晚,“她知道错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她吧。”

“夫人……”苏成华躲在季美珍身后,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拉了拉季美珍,小心翼翼地扫视了一眼薄奕清,“你快点过来。别再惹薄总不开心了。”

薄奕清冷哼两声,点了点苏成华,“苏夫人,你看看你丈夫多会做人。我劝你学聪明一点。”他甩开季美珍的手,“否则的话,跪在那里的绝对不止苏……”

他回头看了看苏星晚,“绝对不止苏小姐一个人。”

苏成华又扯了扯季美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却对着薄奕清笑了笑,弓着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苏星晚站在长亭下,一只手搭在眼前,看着跪在门前的苏宛如。

她面色苍白,嘴唇干裂,身体摇摇晃晃,想要抬起一只手挡一挡太阳,却立即被一边的李管家制止。

苏星晚的目光向下移了移,低下一滩猩红的血迹引起了她的注意。

是血……

苏宛如平日里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样的罪。

跪了这些时间,膝盖已经破了皮,正向外渗着血。

她长长地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睨了睨薄奕清,一只手拉了拉他的衣角。

薄奕清顺着苏星晚方才的目光看去,也注意到了地上的一滩鲜血。

他嘴角带着嗜血的笑容,握住苏星晚拉着自己衣角的手,凑在她的耳边,一只手环住她的脖子。

在苏成华和季美珍眼中,这分明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可,苏星晚的后背发凉,身体僵直,咽了口口水,低声说道:“薄奕清,你……你放过她吧。”

薄奕清笑了笑,点点头,指了指跪在门前的苏宛如,“你让我放了她?”

他提高音量,似乎故意说给谁听一般。

苏星晚被季美珍灼热的目光盯得全身难受,偏偏后颈又被薄奕清牢牢固住,动弹不得。

她只得僵直着身体,点了点头,随即一言不发。

“好啊。”薄奕清松开苏星晚,一只手放在她的后背推了推,“那你去替她跪着。”

苏星晚仰头看了看薄奕清,攒着自己衣角的手加大了几分力道,低下头,一言不发。

“去啊!”薄奕清提高音量,炸裂的声音在苏星晚耳边响起,仿佛一只平地而起的惊雷一般。

苏星晚身体一僵,抖动了两下,憋着气,头也不抬。

季美珍见状,趁着薄奕清不备,一把拉住苏星晚,“星……宛如啊,你就忍心看着你妹妹这样吗?你……你换换她吧。我,我一定会好好教育她的。”

小说《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十八章你去换她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