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薄总宠娇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苏星晚薄奕清小说全文

小说主角是苏星晚薄奕清的小说叫《腹黑薄总宠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白灼君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薄奕清在火光亮起的同时便一把抓住了身旁的刀,仿佛那火是什么可怕的怪物。苏星晚见状连忙挣脱了他前去救火,方才还死死拦着不让她立刻的薄奕清此时力气竟小的出奇,轻而易举让她离开了怀抱。其实火势并不大,苏星晚...

推荐指数:10分

《腹黑薄总宠娇妻》在线阅读

《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九章手心牢牢黏连 免费试读

薄奕清在火光亮起的同时便一把抓住了身旁的刀,仿佛那火是什么可怕的怪物。

苏星晚见状连忙挣脱了他前去救火,方才还死死拦着不让她立刻的薄奕清此时力气竟小的出奇,轻而易举让她离开了怀抱。

其实火势并不大,苏星晚用锅盖猛地将锅盖住,迅速浸湿了抹布扑灭桌上的火,她原以为薄奕清这样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此刻肯定是转身跑了,没想到回过头,他竟然还站在那,整个人仿佛像一尊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薄奕清!”

苏星晚还来不及奇怪便惊叫一声,只见料理台上的火已然烧着了他的衣角,她想都没想的扑了上去用手拍灭,布满薄茧的手心顿时变得一片焦黑。

昂贵的西装就此报废,薄奕清却仿佛毫无感觉般的,仍然呆呆的僵立在那里,仿佛失了魂魄一般。

“你的手流血了……”苏星晚说着翻过他的手,将刀从他的手上拿了下来。

她这才发现,薄奕清方才握的竟然是刀刃。

殷红的血缓慢的从他的伤口处流了下来,苏星晚下意识的将他的指尖含入口中舔舐。

湿热温软的触感仿佛一下子惊醒了他,薄奕清瞬间犹如被火烫了一下,迅速的抽回了手。

“对不起……我、我一下子忘了。”苏星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顿时涨红了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小时候家里穷,有什么小伤口也没钱买药包扎,就用嘴含含,很快就不痛了。”

薄奕清整个人犹如雕塑一般动也不动,仿佛没听清她说了什么,很快,他的身体也微微发起了抖,喉咙里压抑着极低的呜咽。

苏星晚还以为他有洁癖,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拉过他的手就要带他去冲洗,“对不起,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谁知话音刚落,她胸口突然一闷,整个人被薄奕清狠狠的抱进了怀里,脸磕到了他的胸膛,撞得她鼻子生疼。

眼前的视线受阻,鼻息中全是他身上传来的味道,苏星晚闷闷的声音从他的怀里传来,“薄奕清……”

忽的,他身子一松,整个人带着她猛然跌坐在了地上。

苏星晚趴在他的怀里,他的胸腔内一阵震动,似乎有声音,但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她壮着胆子将身子慢慢抬起来,他的声音才隐隐约约的传入耳畔,她凝神听了半天,不由得惊愕的抬起了头。

原来,他一直在重复着一个字。

那个字是……火。

她怎么会想不到,薄氏继承人在十岁时差点死于一场大火,纵然侥幸死里逃生,脸却被彻底毁容,从此以面具示人。

也许是他伪装的太好,也许是这段日子过于平静,她竟然都没发现,他对火居然有这么深的阴影。

听着他此刻一边呜咽一边重复着那个字,苏星晚心下一软,忍不住将他轻轻的抱在了怀里,像小时候母亲哄自己入睡一般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哼着不成调的摇篮曲。

虽然轻,却有着感人肺腑的力量。

在这样的歌声中,颤抖不已的薄奕清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苏星晚一只手拍着他的脊背,一只手将他的伤手紧紧握住,他的鲜血淌了一手,又凝结,将他们二人的手心牢牢黏连。

良久,直到苏星晚再也唱不动了,薄奕清这才慢慢的直起腰来,凝视着她的脸,他忽的嗤笑了一声,声线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你唱的真难听。”

苏星晚没有生气,或者说她根本不会跟他计较,她用柔顺包容的眼神看着他的面具,以及面具下唯一露出的一双眼睛,她方才,似乎看到了那双眼里一闪而逝的泪光。

面对这个曾经给她带来无数恐惧和压迫的男人,当他流露出这般脆弱的一面后,苏星晚想的却并不是如何逃离他,而是一反常态的留了下来,甚至安慰了他半天。

也许,她只是在那一瞬间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苏星晚慢慢的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在犹豫着什么,半晌,她缓缓靠近了薄奕清的脸,在那曾经给她带来无数噩梦的丑陋面具上印下轻轻一吻。

他的身子僵硬了一瞬,她相信他一定感受到了。

“不要怕,都过去了。”苏星晚想了半天,也只说出了这一句话,面对这种事情,旁人的劝解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但她仍是说了。

“我没有。”薄奕清不假思索的说出了这句话,仿佛又觉得不具说服力般的又补充了一句,“不用你多管闲事。”

作为薄氏未来的继承人,为了将以前那些害过他和母亲的人踩在脚下,他绝对不能有弱点,对苏星晚,也一样!

苏星晚愣了一愣,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拉着他轻轻站了起来。

薄奕清故作不耐的想要甩开她的手,他和苏星晚却不约而同的低哼了一声,这才发现,她被烟熏坏的手心与他被刀割伤的伤口居然已经黏在了一起,血液已经凝结,根本分不开。

他咬了咬牙,随后叫来了管家。

当酒精沾上伤口的一瞬间,薄奕清疼的浑身都在微微发抖,额角的冷汗不受控制的流出。

他下意识的瞥了苏星晚一眼,皮肉烧伤再加上血液凝结,这种痛苦只怕比他更甚,她应该很怕疼才对,可她竟是硬撑着不肯叫出声,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眼中有泪光闪烁,看着好不可怜。

“痛就叫出来,憋着做什么,指望我可怜你么?”薄奕清冷冷的说了一句,声线因为疼痛的缘故而显得越发僵硬。

苏星晚垂着眼摇了摇头,心下一时竟有些五味杂陈。

那样脆弱的薄奕清,是她从未见过的,她此刻,有些不知道该拿什么面目来面对他。

小说《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九章手心牢牢黏连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