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薄总宠娇妻》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苏星晚薄奕清小说全文

主角是苏星晚薄奕清的小说是《腹黑薄总宠娇妻》,是作者白灼君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苏星晚被薄奕清按着头强制性的被水淹没,窒息感传来,苏星晚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水,血腥味让她作呕。面前的镜子倒映出薄奕清此刻的愤怒,“苏星晚!”哗啦!薄奕清终于放开了她的头发,苏星晚也才挣扎的终于爬了出来...

推荐指数:10分

《腹黑薄总宠娇妻》在线阅读

《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十三章救救我 免费试读

苏星晚被薄奕清按着头强制性的被水淹没,窒息感传来,苏星晚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水,血腥味让她作呕。

面前的镜子倒映出薄奕清此刻的愤怒,“苏星晚!”

哗啦!

薄奕清终于放开了她的头发,苏星晚也才挣扎的终于爬了出来,脸色已经变得苍白。

她趴在浴缸旁边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刚刚的窒息感真的令苏星晚害怕。

“咳咳咳咳……”

浴室里已经没人,薄奕清早就转身离开。

他的凉薄和阴晴不定,让人恐惧到极点。

大概过了几分钟,豪车的声音随着暴雨的声音响起。

苏星晚艰难地爬了起来,从窗外看了出去,看到薄奕清离开了之后,才终于得以放松。

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支撑苏星晚站起来,她只好朝面前爬着,艰难的爬了过去。

想试图打开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依旧打不开。

看起来门好像是被外面锁了,苏星晚敲了敲门发出笃笃笃的声音。

“有没有人?能不能放我出去?”

外面是李管家的声音响起,语气平淡,“抱歉夫人,总裁吩咐过今天晚上你不能出来。”

今天晚上要让自己整晚上在里面吗?

苏星晚费尽心思想要活着,就算是很廉价,都要活着,因为自己还有母亲要照顾。

“李管家,就当是我拜托你了,你要是不放我出去的话,请你叫个医生过来给我看一下好吗?”

“抱歉,总裁并没有吩咐过这件事情。”

接下来无论自己说什么,外面的人应该也不会有任何回答了吧。

苏星晚放弃了挣扎,只好一个人趴在那里。

后背发热,解开纽扣,苏星晚看了眼后面的镜子倒映出了自己的后背,早就已经变得模糊不堪,有很多血迹残留。

紧皱眉头,拿着旁边的浴巾,小心翼翼的擦着后背的血。

现在重要的还是先把伤口给清洗干净,到时候发炎就糟糕了。

也不知道薄奕清要把自己关在这里多久,苏星晚每动一下就发觉全身上下都被扯的慌,每根神经都在感受到疼痛。

“嘶……”

一边忍着眼泪,一边艰难的完成动作。

总算是做好了这件事情,还好旁边有干净的浴袍,苏星晚扶着旁边的把手,艰难的站了起来,将浴袍穿上。

外面的李管家一直贴着门边听到里面的动静,听着吹风机的声音响起点了点头。

他也担心,刚刚虽然总裁说不要管里面的人,可是总裁的眼睛里面有着心疼,要是到时候里面的夫人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

“李管家,夫人怎么样了?”

平常负责照顾苏星晚的佣人小初也跟着担心,“我看今天总裁好像很生气,夫人本来就唯唯诺诺,这一下子还指不定会被总裁折磨成什么样呢。”

“住口!”李管家呵斥。

小初被吓到,连忙闭上了嘴巴,低下了头:“对不起。”

“这样的话要是让总裁听到的话,你的小命就不保了!”

想起总裁平常对夫人的手段都是那么的恶劣,要是换做自己的话,恐怕早就已经被丢下去了吧。

小初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现在去叫医生过来。”

“好。”

一整晚都处在一个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苏星晚摸着自己的心脏,发觉心脏的跳动好像越来越缓慢。

“我这是…要死了吗?”

出于自救,苏星晚艰难又缓慢的移动脚步,能够感受到自己全身都在发热,就好像有一个火球在心里面燃烧

走到门边敲了敲门,用极其虚弱的声音朝着外面的人呼唤,虽然不知道外面此刻有没有人在。

“请问外面有人吗?能不能救救我?”

李管家沉默,医生沉默。

扣扣扣…

敲门的力度显然比之前要弱了许多。

“我…咳咳…请问外面有人吗?”

依旧安静如初。

最后一点知觉也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苏星晚突然之间没有任何预兆,就这么倒了下去。

倒在地上的时候碰翻了旁边的瓶罐,全数洒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声音之后,着急了,医生和李管家对视一眼。

“听这声音,应该是晕倒了。夫人都在里面呆了一整晚了,要是再不进去的话,说不定真的会发生什么我们不可控制的事情。”

李管家焦急万分的拿出电话拨打了过去,电话那边一直沉默。

“怎么办?总裁不接电话!”

“李管家,你可要想清楚了,到时候夫人真的有个什么万一的话你也要偿命的。”

“可是…”

嘟嘟嘟,这一次电话直接被挂断。

李管家看着电话又看了眼面前的医生,心中已经下了决定。

立马就拿出钥匙将门给打开,果然推开门之后就看到晕倒在脚边的苏星晚。

脸色苍白的就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医生立马就蹲了下来,摸了摸苏星晚的头,头上传来的滚烫,几乎可以灼烧手掌。

“高烧!快!抱进去房间进行治疗!”

“好!”

……

疼,全身上下止不住的**辣的疼,就好像被人给狠狠揍了一般的疼痛。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别打我……”

“我知道错了,别打妈妈……”

苏星晚在睡梦中一直挣扎,紧皱眉头,可以感受得出来,她此刻被梦魇。

坐在床边的薄奕清,自始至终没有发出过任何的声音,就这么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女人,似乎要把她给看得透。

强烈又炙热的眼神,让人恐惧。

从薄奕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几乎要将这座别墅给整个掩盖,像是一座牢笼,又像是一座古墓,从这座别墅里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人情。

苏星晚喃喃自语的同时,突然之间伸出了手,在半空胡乱的抓着,她似乎很害怕,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

冷不防的,苏星晚的手,触碰到了薄奕清。

出于本能,苏星晚将薄奕清紧紧地牵住,力气大到可以让薄奕清感受到小拇指传来的疼痛。

旁边的李管家真的吓得全身发冷,他擅自做主的让苏星晚出来,还不知道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

“薄奕清……”

安静到连彼此的心跳都能够听到的空间,此刻突然之间从苏星晚的嘴里,听到了薄奕清的名字。

小说《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十三章救救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