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星晚薄奕清小说 《腹黑薄总宠娇妻》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腹黑薄总宠娇妻》是作者白灼君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腹黑薄总宠娇妻》精彩章节节选:薄奕清?苏星晚怎么突然之间叫出总裁的名字?一时间,大家下意识屏住呼吸。薄奕清的眼中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心里有些稍微的起伏,这个女人在睡梦中都在喊自己的名字,是不是恨透了自己?“薄奕清,你…”话并没...

推荐指数:10分

《腹黑薄总宠娇妻》在线阅读

《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十四章睡梦中的低喃 免费试读

薄奕清?

苏星晚怎么突然之间叫出总裁的名字?

一时间,大家下意识屏住呼吸。

薄奕清的眼中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心里有些稍微的起伏,这个女人在睡梦中都在喊自己的名字,是不是恨透了自己?

“薄奕清,你…”

话并没有说完,苏星晚突然的惊醒。

她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猛地跳了起来,瞪大双眼,全身上下已经被冷汗给浸湿。

冷汗触碰到她受伤的伤口,让苏星晚倒吸一口凉气。

感受到所有人看着自己的目光,苏星晚往旁边看了一眼,发觉房间里此刻站着医生以及护士还有李管家。

右脸的视线是如此的强烈,苏星晚察觉到自己的手上摸着什么东西,还有着温度。

“我的手好摸吗?”

和手上有着温度的地方不同,此刻发出的声音,硬生生的让身上的温度全都变成冰块。

“啊!”

苏星晚刚转过来就对上了薄奕清放大过来的俊脸,这张脸几乎没有任何可挑剔的地方,却是在这时候成为了苏星晚最大的噩梦,下意识的就往后跌去。

噗通!

后背的伤还那么严重,又因为惊吓而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苏星晚再一次全身痛到麻木。

“夫人!”医生上前,李管家默默的拉着他。

苏星晚摇摇头,苍白的小脸上豆大的汗珠一直不停滑落,疼痛加上薄奕清的阴冷,更加痛苦。

挣扎着摇摇欲坠的爬了起来,薄奕清索性一个跨步,将苏星晚提了起来。

苏星晚靠近薄奕清的那一瞬间,能够闻到刺鼻的酒味,昨天晚上薄奕清是去喝酒了吗?

“我……对不起!”

唔……

苏星晚话音刚落,俊脸突然放大,薄奕清像是侵略一般的直接凑近苏星晚的唇,强夺,这几乎不是吻,是撕咬。

呼吸沉重,苏星晚马上就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薄奕清才终于松开。

苏星晚下意识的紧紧抓住了薄奕清的衣襟,得到片刻的新鲜空气,苏星晚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两个人的嘴唇上都有着血迹。

透过昏暗的灯光看下来,显得格外的妖艳。

“滚!”

“咳咳咳…”还在持续咳嗽中,苏星晚的脸胀得通红,薄奕清刚刚的举动,就好像要将自己给全部融入骨髓。

耳边传来滚,苏星晚连忙点头,在她准备下来的时候,薄奕清的手还是依旧紧紧拉住她。

苏星晚不明所以。

薄奕清轻抬眸子,面前的众人感受到他的视线,立马明白是什么意思。

“是是是。”

一下子,偌大的房间,剩下两人。

“把衣服脱了。”

“啊…什么?”

还没有从刚刚的梦中回过神来,又听到这不敢相信的话,苏星晚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把衣服脱了。”

薄奕清耐着性子说了第二遍。

苏星晚不安:“我…”

为什么要让自己脱衣服?

带着疑惑,苏星晚依旧不敢动。

薄奕清再次薄唇轻启:“怎么?需要我亲自动手帮你脱吗?”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

薄奕清目光深沉,苏星晚怯怯的砍了他一眼,咬着唇,还是慢慢脱掉了衣服。

突然温柔的手掌拂向自己的背,苏星晚身子一僵,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薄奕清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的后背。

原本光滑牛奶皮肤一般的背部,现在已经变得红肿不堪,带着层层摩擦过的痕迹。

而自己就是把这一切变得更糟糕的罪魁祸首。

心中猛然升起了诸多不忍,薄奕清觉得自己口中苦的发涩。

“疼吗?”

“啊?”苏星晚下意识的反问,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

咚咚。

苏星晚正准备说话,传来敲门声。

薄奕清将手缩回,拿起旁边轻薄的毯子给苏星晚盖上。

开门,是李管家。

李管家低着头不敢去看面前的人。

“总裁,苏家的人来了。”

什么?

是苏成华和季美珍来了吗?他们又要来干什么?

听到苏家的人到来,苏星晚下意识的抖了一下,被薄奕清给抓个正着。

带着打量的眼神,快速的从苏星晚的身上掠过,点了点头。

“只有他们两个人吗?”

“还有苏星晚。”

听到自己的名字,从李管家的声音里面发出。

苏星晚下意识的就望了薄奕清一眼,薄奕清戏谑的目光也传来。

让苏星晚快速的低下了头。

也对,现在在外人的眼里,自己和苏宛如,依旧还是换着身份。

“走吧,夫人,你的娘家人来了,不下去看一看吗?”

苏星晚愣了两秒,点头:“我……我去。”

“看着你这副样子,好像并不是很开心。”薄奕清有意摸了摸下巴,“不受宠的应该是苏星晚才对。”

他就是故意的!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故意在伤口上撒盐。

苏星晚也不敢回话只好点头,“对……对啊。”

李管家说完,便退了出去。

苏星晚找准机会,迅速的将衣服给穿上,跟在了薄奕清的身后。

但是,这次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难不成是因为上次宴会的事?

苏星晚咬住嘴唇,强迫自己不要再想。

也该习惯了,自从回到苏家,她便猪狗不如。

苏星晚一直沉浸在思考之中,并没有发觉薄奕清突然停下的脚步。

她依旧低着头,直愣愣的往前走,直到鼻子撞到了薄奕清的背部,传来疼痛,才恍然清醒。

“我…我刚刚有些走神了。”

薄奕清没有说话,反而是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苏星晚的身上。

苏星晚不明所以的看了她一眼。

薄奕清变脸,一向比变天还要快。

“妈妈,到时候我们一定好好的惩罚那个**!这种奇耻大辱我受不了!”

看着豪华的别墅以及奢华的装扮,苏宛如心里的嫉妒心越来越强。

苏星晚这个没用的废物,竟然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还能让薄家为她出气!

听着女儿一直在旁边喋喋不休的抱怨,苏成华转了回来,瞪了她一眼,“闭嘴!别忘了我们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苏宛如听到父亲和自己这么说,更是觉得心中愤愤不平,“爸,你为什么凶我?都怪苏星晚那个小**!”

苏宛如怒气冲天,精致的妆容,变得扭曲。

季美珍看着苏成华眼中隐忍的怒气,拉了拉苏宛如的手,用眼神示意她暂时先安静下来。

“乖女儿,这些事我们回家再说,薄奕清阴晴不定,我们……”

话音未落,三人听到了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连忙噤了声。

小说《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十四章睡梦中的低喃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