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薄总宠娇妻》小说大结局精彩试读 苏星晚薄奕清小说全文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腹黑薄总宠娇妻》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白灼君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那张鬼魅的面具下的人不知长什么样,可他站在那里,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季美珍一只手拉着苏成华,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她摇了摇苏成华的胳膊,“成华,你就看着自己的女婿这么欺负自己的女儿吗?宛……星晚虽然不...

推荐指数:10分

《腹黑薄总宠娇妻》在线阅读

《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十七章让她跪着 免费试读

那张鬼魅的面具下的人不知长什么样,可他站在那里,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

季美珍一只手拉着苏成华,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摇了摇苏成华的胳膊,“成华,你就看着自己的女婿这么欺负自己的女儿吗?宛……星晚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是,毕竟是你的女儿啊。”

听到自己的名字,苏星晚下意识地看了看季美珍。

她眼底一紧,攒着衣角的手加深了几分力度,衣服被她捏得皱皱巴巴。

苏星晚的小动作被薄奕清尽收眼底,他抬起手,握住她那一双洁白冰冷的手,一言不发。

她的手向后抽了抽,直到抬头看到薄奕清杀人的眼光才停止挣扎,任由他握着自己。

苏宛如越哭越大声,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地砸在季美珍的手背上。

苏成华立在一边,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几次欲言又止。

“苏成华,你倒是说话啊。”季美珍一只手握着苏成华的衣袖,眼睛却始终落在苏星晚身上,“难道你就不顾及家人的死活吗?你就真的不在乎你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亲人吗?”

苏星晚的眸子一颤,她盯着季美珍的眼睛。

那双眼睛写满仇恨。

“不要打星晚,打我吧……”

妈妈的哀求又出现在苏星晚的面前。

她的手紧紧地扣住,指甲几乎要陷进自己的手掌心中。

疼痛感顺着自己的手心一点一点蔓延。

苏星晚后背发直,胳膊僵硬,挣扎着转过身,“薄奕清……”

“吵死了。”薄奕清没有理会她。

他冷眼看着季美珍和苏宛如,嘴角向上扬了扬,扯出一个邪魅的笑容,冲着李管家挥挥手,“李管家,既然苏小姐不想回家,只想留在我这里哭,那你就送她出去,跪在门口,一次性哭个够吧。”

“什么?”苏宛如的哭声戛然而止,她诧异地抬起头,盯着薄奕清,脸上未干的泪痕看上去无比讽刺。

她指了指门外,“你让我跪在这里哭?”

薄奕清偏着头,凑近苏星晚,“夫人,你觉得这样怎么样?”

“我……”苏星晚咬着自己的嘴唇,惊慌失措地看了看满脸愤恨的苏宛如和季美珍。

她们像两条毒蛇一样,死死地盯着自己。

季美珍动了动嘴,苏星晚知道,那个口型的意思是:小心你妈妈。

她蹙着眉,正要摇头,薄奕清却已经站直身体,“既然夫人也觉得好。李管家,你还等什么呢?”

他抬着头,邪魅的目光透过面具牢牢地落在苏宛如的脸上,直到李管家强行将她扯了起来,他的目光才渐渐收了回去。

薄奕清拉住苏星晚的手腕,转身便想带她离开。

“薄奕清……”季美珍心急如焚。

上一次在薄家苏宛如便出了那样大的丑,怎么可以再被薄奕清罚跪呢?

她一时心急,一把甩开苏成华拉着自己的手,鼓足勇气,向前两步,在看到薄奕清的面具时,却心生怯意,“薄总,星晚她好歹也是你的小姨子,你看是不是就……”

“我娶的是我夫人。”薄奕清一只手拦住苏星晚的肩膀,将她弱小的身躯往自己身边靠了靠,转过头,“不是苏家全家。”

“你……”季美珍还想说话,薄奕清却已经失去了和她继续交流的兴趣。

他揽着苏星晚的肩膀,半拉半拽地将她扯上了楼。

“咚”房间的门被狠狠地摔上,楼下的季美珍和苏成华面面相觑。

“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你是不是觉得那个小**嫁给薄奕清,自己的女儿就不重要了?”季美珍见状,恼怒地跺跺脚,指着苏成华的鼻尖,“我早就应该看出来你对那个小**还有感情。”

楼下的争吵声一句不落地传进卧室之中。

薄奕清取下自己的面具,盯着发着抖站在门边的苏星晚。

她嘴唇发白,洁白的脖颈处分明还有几分红肿。

“过来。”薄奕清勾了勾自己的手指。

没想到,苏星晚不但一动不动,反而下意识地向墙角缩了缩。

薄奕清挑了挑眉,“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好。”苏星晚缩着肩膀,挪动着脚步,小心翼翼地蹭到薄奕清的身边。

她低着头,眼脸向下,额间的碎发挡住眼角。

苏星晚越是这个样子,薄奕清的心中便越是恼怒。

他腾地一下站起身,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苏星晚,你不要以为你惺惺作态,我就会放过你。”

苏星晚的下巴被他捏得生疼,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在他的手上,微微摇了摇头,嘴里发出一声听不清内容的嘟囔,似乎在说,不会的。

薄奕清松开手,长出了一口气,缓缓走到窗边,透过落地窗向下看去。

苏宛如正跪在院中,李管家站在她身边,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你想娶的人不是我,是不是?”苏星晚站在原地,抽泣了几声,用手背胡乱地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泪水。

薄奕清冷哼两声:“是你自己嫁来的。”

苏星晚的后背僵直,想起了母亲的样子,“要是嫁给你的是苏宛如,你还会这么对她吗?”

“嘶。”薄奕清转过头,口中发出一声长叹,恼怒地盯着苏星晚。

她脸色苍白,殷桃小嘴上没有一点血色,眼睛因为流泪有一点充血。

“你说呢。”薄奕清冷着声音。

面前娇小的女人摇了摇头,“也许你会对她好一点吧。毕竟,她是苏家的女儿。”

“哦?”薄奕清挑了挑眉,双手环在胸前,靠在一边的长椅上,“你是觉得我对你不好?”

苏星晚腾地一下抬起头,慌张地摆了摆手,“不是的,我没有这个意思。”

她生怕自己说错话,惹得薄奕清更加不悦。

薄奕清站起身,缓缓走到苏星晚身边,饶有趣味地盯着苏星晚,“我告诉你,不管是谁,只要是你们苏家的女儿,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可苏星晚的心却颤抖不止,眼前的人简直就是个魔鬼。

她向后退了两步,咽了咽口水……

小说《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十七章让她跪着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