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巫妃苏炸天》免费阅读 凤雪音萧重光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我家巫妃苏炸天》由不乱于心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凤雪音萧重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十章呵,男人就比如被称为京城第一贵女的丞相家的千金:慕飞瑶。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个温婉的美人儿,慕丞相又对先帝忠心耿耿,更何况慕飞瑶也算是跟她沾亲带故,是她堂妹的外孙女。与她这皇儿正是匹配。就是可...

推荐指数:10分

《我家巫妃苏炸天》在线阅读

《我家巫妃苏炸天》 第十章呵,男人 免费试读

第十章呵,男人

就比如被称为京城第一贵女的丞相家的千金:慕飞瑶。

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个温婉的美人儿,慕丞相又对先帝忠心耿耿,更何况慕飞瑶也算是跟她沾亲带故,是她堂妹的外孙女。

与她这皇儿正是匹配。

就是可惜了她皇儿这一身病,太医断言他怕只剩一年好活,如此这般,为了他开心,她也收起对凤雪音出身的嫌弃,应了这么不均等的婚事。

太皇太后敛下心思,抬眼扫了下正在点蜡烛的宫人,脸上强自漾起一抹笑,“多日未见皇儿,今日便留在这儿用晚膳吧!”

“不了。儿臣还有要事处理!”

萧重光对太皇太后俯身一拜后,转身离开。

太皇太后看着萧重光没入门外的背影,轻轻叹息一声,“哀家这可怜的孩子。”

夜。

摄政王府。

凤雪音坐在书案前,翻阅着母亲传承与她的巫术典籍。

自那夜找上萧重光,让他识破了身份后,她便后悔当日透露出重生的消息。

于是这些日子以来,除了翻阅破解萧重光血咒之法的咒术外,她还在找寻一种抹除他记忆的秘术。

可是翻阅至今,却并未有一种能在不伤害他的情况下,清除他那晚记忆的术法,当然也与她现在修为太弱有莫大的关系,如修炼到大巫境,便能挥挥手间,彻底清除他的记忆。

凤雪音合上了典籍,轻叹一声,“还真是麻烦。”

凤雪音烦心的揉了揉眉心。

一想到萧重光想要跟她成亲这事,她的头就更疼了。

她只是想跟他合作,借助他的大势,成功完成复仇,可不想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嫁给他。

况且,再过五天便是当今太皇太后的寿宴,到时万朝来拜,前世太后寿宴上,使臣给了当朝难堪,导致圣上震怒,举国蒙羞,也为烈国他日衰落埋下了祸根。

如今,重来一世,现如今萧重光身子骨基本痊愈,她倒是好奇太后宫宴上会有怎样的变化?

在凤雪音脑海中在琢磨着这些时,一阵脚步声把她的思绪拉回。

萧重光敲了两下门后,走了进来。

他淡淡的瞥了眼凤雪音,“五天后寿宴,你陪本王参加母后六十寿宴。另外,母后已经派宗人府择吉日,吉日一定,你便是本王的女人。”

他的语气虽平淡,却透露着毋庸置疑的决断。

说完,转身离开,压根就没给凤雪音说出反驳的话语。

凤雪音见说完便转身离去的萧重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颇为赌气的冷冷丢出了两个字:“不去。”

脚步即将踏出门槛的萧重光,身子一顿,语气森冷,“再说一句。”

“不去。”也不嫁!

后半句话,凤雪音没有说出来,慢慢掀开巫术典籍,漫不经心的开口,“不过是一些男人们之间争勇斗殴,女人们之间争奇斗艳的场面,有什么好去的。”

“本王并非征求你的意见,你不去也得去!”

留下这么一句,萧重光挥袖而去。

“呵,男人。”凤雪音嗤笑一声,不屑的撇了撇唇。

让她嫁给这样霸道、蛮不讲理的男人,她还不如削发为尼。

等她大仇得报,第一个就把这男人给踹了。

心中如是想,她却再也没有心情把手中的巫术典籍看进眼中,烦闷的合上了典籍,准备就寝。

五天时间,转瞬即逝。

马上到了太皇太后寿宴当天。

凤雪音一大早,就被萧重光唤人,提溜起来,替她梳妆打扮,为的便是参与今日太皇太后寿宴。

此时,皇宫内外已布置成一片喜气洋洋的大红色,预示着太皇太后寿宴之喜。

整个烈国,举国同庆。

一大早被提溜起来装扮的凤雪音,此时与萧重光同坐一辆马车内,向皇宫而去。

凤雪音毫无淑女形象的打了个哈欠,靠在车厢壁上,闭目养神。

也不知是马车太摇晃,还是眼睛太过困顿,随马车摇曳下,她的头一点、一点的。

不一会的时间,她啪嗒一下,就把头靠在了坐在另一侧的萧重光的肩膀上。

肩膀一沉,萧重光侧转过脸,看向靠在他肩膀上睡得深沉的女人,眉头微蹙,却难得的没有推开她。

坐在他们对面的玄一见到这一幕,眉一挑,神情有些许古怪。

这一幕,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罕见。这事若放在以往,这女的头恐怕早就被王爷给拧下来了,哪会有如此赏心悦目的一幕可以看。

看着眼前和谐的一幕,甚至在心底胡思乱想着日后王爷跟这凤家大姑娘会生几个儿子的玄一,突兀的察觉到了一股冷锐的目光。

抬眼,触及到他家王爷正冷冷的盯着他。

他咳嗽一声,“王爷,玄一先去外面查探一下。”

说完,不等萧重光回答,推开车厢门并迅速合上,消失在萧重光的视野中。

等玄一走后,萧重光看着不知死活的靠在他肩膀上睡得极死的女人,磨了磨牙,忍了。

他才不是看在这女人今天特别的好看,特别的美丽,特别的柔顺,才不忍推开她,而是看在她对他有救命之恩且与她命脉相连的份上,才施舍给她自己的肩膀,让她安心一睡。仅此而已,别无他想。

心中给自己找了一个心安理得的理由,萧重光便也就心安理得的让凤雪音靠着,甚至极为好心的自一侧的暗格中,抽出了他平日里盖着的狐毛毯子给她披上。

摄政王府到皇宫有大半个时辰的车程,往日里萧重光都是从自家密道直抵皇宫,自不用这般绕远路前往宫内,今日毕竟是太皇太后六十寿辰,有无数眼睛盯着,不适合从密道进入皇宫。

萧重光是皇家中人,自不像戏剧里演着的,只用晚上出席一下寿宴即可。

与这恰恰相反,身为皇族中人,如今陛下还未及冠,便需要他在祭酒率领下,替太皇太后祷告昊天,祭拜先祖,自然需要他一大早就开始忙碌起来。

进了宫,凤雪音就这般被萧重光拽着,前往国子监与祭酒汇合,前往太庙告拜苍天,祭奠先祖。

等这一切都告一段路后,他们再次沐浴更衣,这才来到了寿宴会场。

而此时已到酉时,寿宴也即将开始。

刚进入寿宴大门,在转角处凤雪音便与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相撞。

小说《我家巫妃苏炸天》 第十章呵,男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