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尘绝代战神》苏尘柳采琪全文免费阅读

《苏尘绝代战神》由剑在白云深处所编写的都市兵王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尘柳采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李翰华脸颊抑制不住抽搐:“曾彪,你什么意思?”曾彪淡淡笑道:“很简单,把那块地吐出来,不然过几天兄弟我就披麻戴孝、给你送终!”李翰华怒声道:“那块地我花一百五十个亿才买下。你家主子八十个亿就想买去。这...

推荐指数:10分

《苏尘绝代战神》在线阅读

《苏尘绝代战神》 第10章:千夫所指 免费试读

李翰华脸颊抑制不住抽搐:“曾彪,你什么意思?”

曾彪淡淡笑道:“很简单,把那块地吐出来,不然过几天兄弟我就披麻戴孝、给你送终!”

李翰华怒声道:“那块地我花一百五十个亿才买下。你家主子八十个亿就想买去。这是要逼得我倾家荡产!还有王法?”

曾彪嗤笑道:“王法算什么?在南郡、我家主子的话,可比那破玩意儿管用得多。”

边上吴煌忍不住搭话。

“你家主子谁啊,这么嚣张?”

“后生,想强出头?”

曾彪冷冷看着吴煌:“你也配?”

吴煌自信满满道:

“曾彪,旁人怕你,少爷我可不怕,我二叔乃是卫戍区的吴大校,压不压得住你?”

他指着曾彪的鼻子、满脸的颐指气使。

“识相的,就给少爷我滚出去,否则少爷我立马给我叔叔打电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苏尘,吴煌这才叫男人该有的担当。”

李文初对敢出头的吴煌颇为感激,又开始奚落苏尘。

“哪像你这个窝囊废?我家遇到事,你一句话也不敢说。也配当男人?”

苏尘并不多言。

看着无比嚣张、指着自己鼻子的吴煌,曾彪抑制不住发笑。

“**笑什么?”

“年轻人,你叔叔区区一个卫戍区守备团长,就敢在老子面前摆谱?”

曾彪看着吴煌:

“知道老子是替谁办事的?”

“谁?”

曾彪遥遥拱手:“我家主子,姓陈名安。”

此话一出,吴煌脸色瞬间煞白、一**瘫坐在地。

陈安,那可是四大家族中陈家的族长!

站在南郡权利金字塔最顶端的巨擘,连总督大人都要给七分面子!

岂是他叔叔一个守备团长能比。

“跪下来,磕三个头,饶你这次。”

曾彪淡淡吩咐。

吴煌犹豫片刻,也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跪下,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肯定屈辱。

但总比丢了小命强。

“李兄,话我已经带到了,再给你一天时间,否则——你懂的。”

曾彪说完,便要离去。

李翰华面如死灰、瘫坐在椅子上。

似在瞬间被抽去所有精气神。

四大家族,在逼死他挚友苏定方后,现在已是称霸南郡,无人能治。

现在又摆明要吞他家产,欺人太甚啊!!!

“等一下。”

准备离去的曾彪、却被人叫住。

众人错愕。

这种情况,还敢开口留曾三爷的,居然是苏尘这个李家赘婿——狗屁不是的大头兵!

“苏尘,你疯了?”

李文初连忙斥责,想让他闭嘴,却为时已晚。

这个冒失货,已经走到曾彪面前。

“娃娃,有事?”

曾彪满脸哂笑。

得勒,又冒出来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朋友。

“你进来时,把李家护卫都打了,打得还这么惨。”

苏尘看着曾彪这位南陵大枭、淡淡说道:

“我觉得你该跪下来给他们道歉。”

“你觉得?”

曾彪肩膀抽动。

“**算哪根**,还你觉得。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毛都没长齐的黄口小儿!”

“真不道歉?”

苏尘似笑非笑。

“道你**!”

曾彪直接开骂。

“真没素质……那麻烦你站好,我也揍揍你。”

苏尘掏出一副白手套,缓缓戴上。

曾三爷苦练三十年内家拳。

寻常二三十条汉子,都不是他对手。

岂会把一个黄毛小儿的威胁放在眼里?

曾彪大笑,笑得十分开心。

苏尘浅笑,笑得同样开心。

乍看倒像好友重逢。

然后曾彪突然出拳,砸向苏尘面门、风驰电掣,打出爆鸣!

俗话说千金难买一声响,可见这一拳威力有多大。

苏尘没动、像是已经被吓傻。

“尘儿,小心!”

李翰华惊呼。

“爸爸,你别管他——”

李文初却觉得苏尘是咎由自取。

“呵呵、个狗屁不是的大头兵,也想着强出头?被打死都是活该!”

吴煌幸灾乐祸。

连他吴大少都搞不定的事,这个喂猪的大头兵,有什么资格当出头鸟?

“这小子,**疯了,偌大南郡,谁不知道三爷能打?”

“他居然敢这么挑衅,怕得被打成半身不遂……”

“活该!”

“没有自知之明、就是最大的愚蠢啊……”

宾客们都纷纷摇头。

然后——哪有什么然后。

气势汹汹的曾三爷直接飞了出去。

他飞的好高。

他飞的好远。

然后重重砸在地上、好大闷响。

咕噜咕噜。

鲜血如小喷泉般从他口中冒将出来,混杂许多牙齿。

咚咚咚。

这是短筒军靴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苏尘缓步走向曾彪,靴子也就那么踩住他的脑袋。

“我觉得……你该给他们磕头道歉。”

同样的话,同样的人,在不同时间说出来,效果截然不同。

曾彪浑身发抖,从灵魂深处泛起恐惧。

如临深渊!

他可是炼出暗劲的强悍武者。

在此人面前,居然孱弱如鸡崽!

“阁下……乃是真正的武道强者,怕是已经炼出化劲的武道宗师。”

曾彪脸色煞白。

“宗师如龙、曾彪认栽。”

他也是个豁得出去的狠人。

挣扎着爬起来,到那几个被他揍得鼻青脸肿的李家护卫面前,跪下磕足九个响头。

“阁下,我可以走了么?”

“滚。”

“多谢阁下饶命。”

曾彪对着苏尘鞠躬。

“阁下,我能否多嘴几句?”

“说。”

“阁下便是神龙般的武道宗师,在陈家的滔天权势面前,也算不上什么的。”

曾彪组织着措辞:

“我家主人知道今日之事,怕不会让阁下有好果子吃,更是会迁怒整个李家。”

“李家在我家主人的怒火之下,唯一结局便是……家破人亡。”

“知道了。”

苏尘点点头。

跳蚤喜欢蹦是天性。

陈安刚死了个儿子,还想着吞李叔的产业,却实在蹦跶得太过欢腾、太过讨厌。

那得再去拾掇拾掇。

曾彪一走,大厅众人,又炸了锅。

“听到三爷刚才说什么了?他是陈家主的人,却被苏尘打了,陈家主迁怒之下,怕我们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好果子吃!”

“倒是没看出来,苏尘这小子这么能打……但这年头,能打有屁用?在陈家的滔天权势面前,狗屁都不是!”

“麻烦大了……”

“苏尘你个臭当兵的,怎么这么冒失!”

在场之人,尤其那些李家的亲戚,指着苏尘、不住指责、谩骂。

看着苏尘的眼神,满满都是怨毒。

“**闯大祸了,曾彪是陈家主的人,你居然敢打他?”

吴煌盯着苏尘、满脸的哂笑:

“臭当兵的、你知不知道陈家是怎样的存在?六百年传承,关系网遍布官场、军界,一根小拇指,就能把你压成齑粉!”

“仗着自己能打,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你这个愚不可及的莽夫!”

李文初也大声指责:

“苏尘,你也太冒失了……你这是给我家惹下滔天大祸!”

孙凤直接破口大骂:

“你这个冒失货,惹祸精!我们家是造了什么孽,摊上了你!”

偌大客厅,将近百人。

除了李翰华,所有人都在指责苏尘。

讥诮,讽刺,怒骂,千夫所指,风口浪尖。

苏尘毫不动容。

他跟李翰华拱手行礼。

“李叔,小侄还有些事,就先告辞。”

说完便走。

“爸,他居然就这么走了!惹了这么大祸,最终付出代价的,是我们家!”

“这就是你想让我嫁的男人,冲动,莽撞,粗鲁,一无是处!!!”

李文初气炸了,恨死苏尘。

“瀚华,不跟这小子撇清关系,咱家迟早被他拖垮……你若执意要把文初嫁给这小子,大不了……老娘我带着文初远走高飞!”

孙凤也是怒不可遏,咬牙切齿。

“这……”

李翰华愣在那里。

不知该说什么。

“爸,苏尘打了曾彪,肯定把陈安得罪死了,我们家该怎么办?”

李文初愁眉苦脸。

陈家代表着南郡最顶尖的权势。

要灭她家,易如反掌。

“事已至此,只得把那块地皮送给陈家了,希望能平息陈安的怒火吧……”

李翰华垂头丧气。

就他所知,陈家二少爷陈霄,两日前暴毙而亡,陈家正忙着大办丧事。

他决定前去吊唁,送上那块地皮,给陈安赔罪。

“尘儿……方才确实太莽撞。”

李翰华长叹。

开始怀疑,自己坚持把文初许配给尘儿,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

男人能力平庸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明明是个庸才,却又自尊心过剩,一丁点委屈都受不得。

那可是会闯下弥天大祸的!

小说《苏尘绝代战神》 第10章:千夫所指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