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白芷司马墨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主角是白芷司马墨的小说叫做《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夏雷炮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玄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司马墨的声音像是一道催命符。白芷咬牙,指尖有些颤抖,“为了一个替身,哪怕夺人妻子坏人姻缘,仙君也在所不惜吗?”“二。”司马墨拉满弓弦,“嫁给我,我放过他。”他没有数到三。白芷已经做了决定,从一开始她就...

推荐指数:10分

《劫》在线阅读

《劫》 第14章 成亲 免费试读

司马墨的声音像是一道催命符。

白芷咬牙,指尖有些颤抖,“为了一个替身,哪怕夺人妻子坏人姻缘,仙君也在所不惜吗?”

“二。”司马墨拉满弓弦,“嫁给我,我放过他。”

他没有数到三。

白芷已经做了决定,从一开始她就没得选,刚刚不过是不甘心罢了。

她看着司马墨,眼里恨意涌动,简直要将人吞没。

“好,我嫁给你。”她最终还是松了口,“但前提是,你放过安禹,今后也不许再对他出手!”

“好,我答应你。”司马墨答应的飞快。

白芷闭了闭眼,一点一点将手抽出来。

她甚至不敢去看辛安禹,生怕看到他脸上的震惊和失望。

辛安禹不愿松手,可下一刻手腕便传来一阵剧痛,逼得他只能卸了力道。

“司马墨!”他怒吼,不甘心的想要再冲上前去。

司马墨皱眉,念着白芷在身边,最终还是收了手,只是制住他,命弟子将人带下去。

他收了弓,一闪身来到白芷面前,将他终于找回来的妻子抱在怀里。

他拉着她的手,摩挲着她的指腹,心脏落到实处。

白芷不在的这些年,他过得像个行尸走肉一般。

现在的他一刻也等不得,第二天朝华仙君娶妻的事情就传了出去。

同时传出去的,还有新夫人和死去的白芷模样极相似这件事。

整个修仙界都震惊了,有人甚至觉得司马墨这是疯魔了,先是为了一个死人疯狂攻打魔界,现在更是找了个替身。

听说这个替身,还是他夺人妻子抢来的,这不是疯魔了是什么呢?

但司马墨不在乎,他婚礼办得急,但是却不简陋,白芷不记得了,他就要重新来过,这次成亲他同样要给白芷最好的。

整个朝华山都被红妆点缀,这门亲事盛大的让所有人咋舌。

但一想到新仙君夫人不过是替身,这喜事也微妙了起来。

有人觉得新夫人可怜,所得一切不过镜花水月,全都依附在一个死人身上。

有人觉得不然,朝华仙君对逝去夫人的爱意,定然都会倾注在新夫人身上。

外面的人讨论的热火朝天,可这次婚礼的主人公白芷,却是半点也不知晓。

她甚至不像一个新娘子,盛装打扮之下也没有半点喜气。

喜娘在旁边候着,感受到微妙又尴尬的气氛,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直到司马墨从宴会上回来,这种气氛才被打破。

他没什么朋友,酒席上除了朝华山的自己人,剩下的都是其他宗门派来捧场的弟子。

可他还是很开心,千杯不醉的朝华仙君,愣是喝的醉醺醺才回来。

一进门,司马墨就朝着白芷走过去,伸出手想要掀盖头,却被旁边的喜娘给拦住了。

“仙君,要用这个。”她捧着个玉如意。

司马墨点头,暗骂自己唐突,将如意接了过来,“多谢,你先出去吧。”

喜娘战战兢兢,世人都怕朝华仙君,她自然也不例外。

虽说这些年司马墨攻打魔族保了一方平安,可是不少人都觉得他太过激进。

再这么打下去,怕是非要和魔族不死不休。

许多人都觉得朝华仙君不过是为了私怨,却拖了大半修真界下水。

喜娘想到这里便不敢继续,匆忙转身离开了。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司马墨和白芷两个人。

他脸上带着酒意,动作却很稳,轻轻挑开了白芷的盖头,见到了自己的心上人。

他娶了这个姑娘两次。

可这一次,白芷纵然眉眼如画盛装打扮,脸上却没有半点喜气,看向他的眼神也不带任何温度。

司马墨也不在意,他将如意放到一边,端起了酒杯。

“夫人,该喝合卺酒了。”

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端着酒杯的动作带着几分小心。

白芷只觉得有些嘲讽。

这个男人用安禹的性命逼迫她,毁了她的姻缘。

他口口声声说着深爱逝去的夫人,却在这里娶了别的女人。

还非要做出这幅深情款款的姿态。

她抬起手,接过酒杯,主动环住了司马墨的手臂,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她的配合让司马墨心里多了几分高兴,屋子里红烛帐暖,他替白芷解下来头上繁复的发饰。

这一番动作实在是轻车熟路,白芷看着,忽然笑了,“仙君之前也是给先夫人这么整理头发的吗?”

“还真是,熟能生巧。”

她话里明晃晃都是嘲讽。

司马墨动作停顿了一瞬,下一刻他俯身,将白芷压到床榻里,吻上她的唇。

喜床微微下沉,床褥揉乱了几分,白芷散着头发闭上眼,不挣扎也不回应,麻木的像个死人。

她越是这般,司马墨便越是发了狠,从厮磨变成啃咬,纠缠着她的唇舌,让她唇瓣红肿不堪,唇角隐隐有鲜血渗出。

她低低倒抽一口冷气,司马墨当即收了动作,撑着手臂起身。

他指腹轻轻触碰她的唇,“疼吗?”

白芷偏头躲过他的动作,她眼底泛红,喜服也被扯破了,脸上带着几分屈辱。

“安禹在哪里?你放他走了吗?”

司马墨动作一僵,他看着唇上胭脂都花了的姑娘,眸光暗沉。

“你就这么放不下他,这种时候还要提他?”

白芷闻言轻笑一声,“不然呢?我今日会在这里,本就是和仙君的一场交易罢了。”

他眼眸漆黑,眼底似有风暴酝酿。

“安禹在哪里?”白芷却是不躲不闪,又看着他的眼睛问了一遍。

司马墨忽然笑了。

他眼底的风暴散去,低头亲吻在她的眼睛上,两人呼吸纠缠。

“放心,他好得很。”他的吻细细密密,手指游移解开了她的衣衫,“只要你好好在我身边,他就能安稳活在世上。”

“所以,乖一点。”

白芷闭上了眼。

一夜过去,白芷仍在睡着,司马墨便先醒了。

他看着她的眉眼,心里有失而复得的满足感。

一只纸鹤却在这个时候飞了进来。

“各大宗门长老掌门求见。”

司马墨眸光沉了下来。

昨日他成亲这些人不来,今日却是扎着堆来找他,明摆着另有所求。

他掌心一合,纸鹤便化为齑粉。

“好好休息。”他亲了亲白芷的额头,起身离开。

小说《劫》 第14章 成亲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