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司马墨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白芷司马墨为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白芷司马墨的小说是《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夏雷炮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玄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芷被管思卿的话给逗笑了。她勾起唇角,眼底却没有笑意,“为什么像先夫人,就能恃宠而骄了呢?”“还有,若是司马墨厌了我,麻烦早点告诉我。这朝华山,我一步都不想踏足。”这个姑娘未免太天真了,司马墨这样的男...

推荐指数:10分

《劫》在线阅读

《劫》 第18章 他快要死了! 免费试读

白芷被管思卿的话给逗笑了。

她勾起唇角,眼底却没有笑意,“为什么像先夫人,就能恃宠而骄了呢?”

“还有,若是司马墨厌了我,麻烦早点告诉我。这朝华山,我一步都不想踏足。”

这个姑娘未免太天真了,司马墨这样的男人,哪里有真心呢?

当初司马墨求娶她的时候,费了多大的功夫才让父亲松口,可梁语涵只用了三个月,就让他变心。

现在过去不过几年,司马墨就又娶了新的女人回家,还给了侧夫人的位置。

真是好个深情种子。

白芷的语气轻飘飘的,管思卿听着,简直是要气死了。

“你……你,你没有良心!”

她几乎要把司马墨做过的事情说出来。

可司马墨千万嘱咐她不能说,她便咬紧了牙,转身离开。

她要去告诉仙君,一定要让仙君看出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白芷看着管思卿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

这个姑娘,还真是有点天真可爱,骄纵但是又没有坏心眼。

白芷大概能理解司马墨为什么会将这个女孩子娶回来,毕竟性子这么纯真,谁能不怜惜呢?

更何况,管思卿的眉眼脸型,和梁语涵有些相似。

看来这些年过去,司马墨的喜好没什么变化。

只是……

白芷微微皱眉,她捧着茶杯慢慢喝着,问身边的婢女,“梁语涵呢?”

自从她再次回到朝华山,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了。

婢女解释道,“梁姑娘前些年就去世了,现如今府中只有您和侧夫人两位女眷。”

“死了?”白芷心中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怎么死的?”

婢女摇头,一脸莫名,“听闻是病逝的,具体的婢子也不知晓。”

“具体什么时候死的知道吗?”白芷追问。

闻言婢女压低声音道,“是在先夫人去的那天,梁姑娘就跟着没了。”

再具体的,她们这些连弟子都算不上的人,就更加不会清楚了。

大家都知道这事情蹊跷,全当秘闻来看,没人敢多打听。“

白芷听的忍不住皱眉。

梁语涵虽是父亲买来给她挡劫的,但是她因着这个因由,一直觉得很是对梁语涵不起,对她多加照顾,好生照养着。

她不记得梁语涵有什么病痛,更何况她好歹也是修仙之人,哪里会这么容易就病逝了呢?

“大概是报应吧。”白芷合上眼,不再言语。

她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梁语涵时的模样。

那时梁语涵还不到十岁,身材又瘦又小,看着白芷的眼神怯生生的,似乎害怕到了极点。

白芷就是被这个眼神哄了那么多年,将梁语涵当成姐妹,什么好的都给她,最后却被夺了夫君,一步步失去所有。

父亲也曾提醒过她,梁语涵这个姑娘心思重,不可深交。还说她对挡劫这件事情,可能心存怨怼。

白芷知道父亲说的有理,可是她从未怀疑过梁语涵。

思及至此,白芷手指收紧,攥紧了帕子。

她不会再像从前那般傻了。

另一边,管思卿又是生气又是委屈。她想告诉司马墨,那个女人根本就不配他的喜欢。

可一进门,她对上的是空空荡荡的房间。

“仙君呢?”她问。

弟子如实回答,“仙君去找药谷罗长老了。”

管思卿怒急,一挥袖子房间里的摆设便噼里啪啦摔在地上。

“又是为了那个女人!”她又气又怨,还非常不甘心。

可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司马墨心里都只装着一个白芷!

取出今日要用的心头血之后,司马墨简单捏了个法决,暂缓鲜血流淌,伤口依旧狰狞。

“这药再用三天,仙君夫人就该大好了。”罗长老道,“虽然她缺了灵骨,只能做个普通人,但终究可以健康平安一辈子。”

听上去似乎比之前的情况好了太多。

可司马墨觉得不够。

他做了这么多,不是为了让白芷活短短几十年就离开他。

“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延长寿命?”

罗长老面露难色,却没在第一时间就说这是异想天开。

司马墨眼睛亮了几分,一把抓住罗长老的手腕,“只要有办法,长老尽管直言,什么代价我都可以接受。”

罗长老眼看着他日日放血从无怨言,自然知道这位是愿意付代价的。

他无奈叹了口气,“深海之渊最底层,有一黑蛟,取了它的骨头,能暂缓失去灵骨的损伤。”

“只是,这也并非是长久之计,若要以此续命,仙君需每隔五年就取骨一次。”

深海之渊这种地方,去一次就是凶险至极,更别说是这么频繁的去,这简直是在搏命。

“多谢。”司马墨吐出一口浊气,以手为刃,生生将还未愈合的伤口再次剖开。

“麻烦长老,再取接下来要用的血。”

取黑龙骨一事,宜早不宜迟,白芷等不得。

“你……”罗长老叹气,暗道一句当真的不要命了,按照司马墨的要求,取出了足够三日的心头血。

等到罗长老终于收手,司马墨唇瓣半点血色都没有,脸色白到透明,胸襟被血染红。

任谁也想不到,在仙魔战场上杀伐果断的朝华仙君,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到这种地步。

他甚至没有留给自己养伤的时间,当天就出发去了深海之渊。

三日后,司马墨回来了。

被弟子抬回来的。

修仙界上下皆惊讶。

所有人都以为,这个男人是不会倒下的,一时之间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是谁将他伤到这种地步。

朝华山上,灵力波动一阵高过一阵,大半朝华山的人都为司马墨度灵力。

罗长老手上所有天材地宝都用在他身上,鬓边白发都添了几根。

唯独白芷没有出现。

即便是在昏迷中,司马墨依旧在叫着她的名字,手里的蛟龙骨死活不肯松开,看的比命还要重。

管思卿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她狠狠一抹脸,身形一闪便来到了白芷院中。

“跟我去见仙君!”她一把拉住白芷手腕,要强行带她走。

白芷看了看手腕,不为所动,眉眼冷淡,“松开。”

“他快要死了!”管思卿声音里带着哭腔,她攥紧白芷手腕,手指都在抖,“你是不是哪怕他死了,都不愿意去看他一眼?”

小说《劫》 第18章 他快要死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