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的超爽人生宴清霍骁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恶毒女配的超爽人生免费精彩章节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恶毒女配的超爽人生》的小说,是作者翼待时飞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自从在酒局看见霍骁,苏妍就知道这是她的机会。出道七年,眼见别人靠后台跻身一线呼风唤雨,她摸爬滚打,时至今日才抢到《凤鸣江山》女主,个中辛酸不足为外人道。小姐妹讽她故作清高,她每每回怼“没见到能让我放下...

推荐指数:10分

《恶毒女配的超爽人生》在线阅读

《恶毒女配的超爽人生》 第7章 该给霍先生头上锄草了 免费试读

自从在酒局看见霍骁,苏妍就知道这是她的机会。

出道七年,眼见别人靠后台跻身一线呼风唤雨,她摸爬滚打,时至今日才抢到《凤鸣江山》女主,个中辛酸不足为外人道。

小姐妹讽她故作清高,她每每回怼“没见到能让我放下身段的人”。

现在,这样的人出现了。

苏妍并非不想攀附别人,只是不想便宜那些脑满肠肥的老板。

如果世上有神。

那神的容颜,大抵也不及霍骁吧。

她站在门口惴惴不安,好容易等到冷啡再次出现,对方道:“苏小姐请回,霍先生不想见你。”

又说:“起心思前也该查清楚,霍先生有家有室,看不上外面的野草。”

脸一阵红一阵白,她脚步虚浮往房间走,与某人擦肩而过平,余光里瞥见旁边那道身影,径直向她刚刚离开的地方走去,她躲在墙后偷觑,竟是宴清。

哼,她也想爬霍骁的床……霍骁的助理居然让她进去了!

为什么,凭什么。

她几乎咬破唇,拿出手机打给关系不错的记者,“我这里有料爆给你……”

要说这时机也确实有些巧合。

深夜十一点,宴清左等右等不见霍骁来,干脆主动去找他,没想到在门口看见冷啡,对方看到她先是一愣,继而高兴地说:“夫人,你来了。”

她点头:“霍骁呢?”

“霍总在里面休息。”冷啡说:“夫人,我就不打扰你们团聚,先回房了。”

宴清:“?”

团聚。

助理这话说的。

好像她和霍骁关系很好似的。

她走进卧室,看见霍骁躺在床上。

暗红厚帘拉起,暖黄灯光映下,安静暖融的室内,他闭着眼,双眉不像往常拧起,心平气和地铺于雪色的肤上,长睫落下,鼻梁在颊侧投下浅淡的光影,绯色的唇得了帘布的帮衬,像樱桃,诱着人上去咬他嘴角。

宴清得承认霍骁此人确实俊俏,睡着时像未经世事的少年。

奈何是个**。

她叫了他两声,没有回应。

睡着了,不好办。

她寻思霍骁应该是来找她离婚的,怎么来了不把协议书撂到她手上呢?

可随即她眼睛一亮,他睡着了更好办,直接找到离婚协议书签上字不就行了?

宴清很快从文件夹里找到协议书,正在那签字呢,忽地觉得后背发冷,一回头,看见霍骁睁开眼睛正看着她。

四目相对,电光火石间,宴清第一反应就是要把剩下的‘青’字写完,谁想霍骁突然伸手过来,想把协议书抢过来不让她写。

宴清:?

抢什么呀难道你不希望我签字?

他要抢,她要护,两个人扯着这张纸,敌进我退敌退我进,那张纸终于承受不住,在空中“撕拉”一声裂成两半,惯力驱使,霍骁猝不及防从床上下来,直接压住了她。

分家的纸顺着空气阻力,无声无息落到地上。

宴清死死看着它们原地去世,双眼渐渐发红,面部肌肉快速抖动着。

功亏一篑。

功败垂成。

她辛辛苦苦在霍骁面前做低伏小,装怨妇作恶毒,到头来,唾手可得的婚后自由变成了呲啦一声响。

操。

她想,彻彻底底撕破脸皮,干霍骁这丫的好了。

转念一想不行,她现在突然露出本性,会不会被霍骁认为“哇你好单纯好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艳货色不一样女人你成功引起我注意了呢”,然后决定不离婚了吧?

不,不行。

绝对不可以。

这么想着,面部扭曲的肌肉最终抿出一个笑,视线回转到面前的男人脸上。

宴清娇娇腻腻地说:“老公,你果然还是在乎我的。”

两人现在距离近在咫尺。

霍骁也是靠着她那么近,才发现她皮肤莹白,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吹弹可破。

也是第一次知道,她笑起来的时候,唇角两边会有浅浅的小梨涡。

随着宴清吐出来的每个字,他的脸色愈发难看。

这次又是苦肉计,故意在他旁边签协议书,就是为了让他亲自撕毁,好让以后再难提离婚的事?

他愈发看不懂宴清,从前以为她是个毒药瓶子,心里脑里都是恶毒算计。

可现在。

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他脑海里突然回荡起一首歌,像是蓝精灵那样的调调,只是歌词全是:

那个逼那个逼那个逼……

魔音入耳,搅得他头痛欲裂,摁住额角说不出话来。

“老公,你还好吗?”

宴清见状,连忙从他身体下面退到一边,把他扶到床上,

霍骁按着头不看她,“你走吧。”

“可是……”

“可是什么?”

“爷爷说你是来向我道歉的,你不打算道歉吗。”宴清的声音瓮声瓮气。

不让我离婚,气也要气死你啊。

霍骁:“……”

“当然你不用道歉啦。”

不等他说话,宴清已经开口,嗓音沁了股凉意,“毕竟,你没做错什么,对吗?”

讽刺意味满满的反问让霍骁微怔,抬眸看她,见她唇角勾起笑,眸光却有些冷,站起身,走到门口,纤纤玉指抚着门边,“老公,早点休息哦。”

说完,倏然没了踪影。

霍骁望着她的背影。

久久,不能回神。

今夜难眠。

宴清在房间里喝酒,来来回回想她的计划。

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

为什么霍骁突然不愿意离婚了呢?

霍骁则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愣神。

这个女人。

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的。

是她打他一巴掌开始,还是发烧醒来后瞥见他时的轻蔑开始。

还是那通电话开始,不,应该要更早才是……

翌日。

霍骁不想在此地久留,偏偏崔监制拦下他。

昨晚崔监制看出霍骁情绪不好,担心是自己招待不周惹得他不高兴,觍着脸把他迎到监视器后面,“霍先生这么关心这部剧我们很感动,要不霍先生看看导演导的戏,一定会对这部剧有信心的。”

投资者前来剧组查看进度和质量情况也是常有的事。

冷啡知道霍骁对这些事根本没兴趣,打算与监制闲扯几句离开:“接下来是谁的戏?”

“男一商越和女二宴清的戏。”崔监制忙答。

心道:对,就是这俩昨天没在您旁边陪酒,您要是看他们不爽,换人就是,可千万别撤资啊。

如他所愿,崔监制眼见霍骁沉了脸色,“他们演什么?”

“他们演……”

“演观众最喜欢看的剧情。”

有人打断监制的话走过来,是《凤鸣江山》的导演齐林。

齐林说话间已站到监视器后,扬起手,“各部门就位,开始了。”

他手势一打,场记立即在旁边打板:“《凤鸣江山》第××场第1镜,开始。”

偌大的陈宅里,设了个小小的佛堂。

很少有人瞧见佛堂里的人,但总能听见里面清脆木鱼声响。

镜头缓缓推入佛堂,出现一个跪坐于蒲团之上,白衣如雪,墨发如瀑的男子。

未曾睁开双目就有这般惊世容颜,让人想起白马入芦花时的美意,望而生醉。

镜头切换,佛堂门口,忽地出现女子一双纤足。

随着女子步入佛堂,走到男子面前,镜头缓缓从她脚边,沿着窈窕身姿,拍到她的手。

最后,出现她的脸。

那样如画的眉目。

微垂双眸,勾人的睫羽顺着狭长眼尾落下,眼底凝着盈盈笑意,红如晚枫的唇角上挑,看着眼前的人儿,似笑非笑。

夫人原来这么美的。

冷啡深吸口气,偷偷觑了眼自家总裁。

霍骁面无表情看着屏幕。

幽深眼底,满满盛了一汪镜头里的特写。

陈渔久久注视顾承瑾,接着轻轻拨过他的长发,指尖掠过他的肩头,拂过他精致的下颌,“头发已经这么长了,也该和我成亲了吧?”

见他不言,她低低一笑,俯身靠近,伸开双手,抱住他的腰,同时命令:“抱我。”

绵软的香气袭来。

“你若惹我不开心,寺里的秃驴,我一天杀一个。”

她笑着,在他耳畔说着极其残忍的悄悄话。

闻言,顾承瑾终于有了动作。

他勉强挣开双臂,手掌,抚上她不堪一握的腰肢。

陈渔又咯吱咯吱笑起来,仰起头,红唇几乎吻上他的喉结,长发散在地上,香香软软的气息在他脖颈处轻洒,目眩神迷地看着他。

“我的佛。”

含着泪,含着笑,她轻轻地说:“那我娶你,好不好?”

监视器后所有人全神贯注。

在旁的场记甚至大气也不敢出。

戏里的人早已入戏。

戏外的又何尝不是。

“宴清真是绝了。”齐林身旁的副导演啧啧称叹:“只要她想,没有她勾不到的人吧。”

“也不全是。”齐林看着监视器,眼底划过赞赏,“不举是例外,毕竟有心而无力啊。”

几个男人都笑出了声。

除了霍骁。

他想起就在一个星期前的深夜,宴清曾勾.引过他。

配合这几个男人的话。

他不举?

他有心无力?

瞬间,他脸色黑如锅底。

“cut!”

齐林喊停,“辛苦两位老师了,准备下一场戏吧。”

窝在商越怀里的宴清松了口气。

商越率先起身,向她伸手,“宴老师。”

“谢谢。”

她犹豫了下,还是握住他的手起来。

“我还以为这场戏商老师需要替身呢。”她打趣道。

商越扬眉,“这场为什么要替身?”

“毕竟……”

毕竟抱在一起,还差点亲到你脖子了喂。

心里这么想,宴清嘴上没说,嘻嘻哈哈地想揭过这件事。

却不想旁边轻飘飘来了句。

“替身代我,怕是就没有这样接近的机会。”

宴清心中一跳,转头看他。

商越冲她笑了笑,走出了布景。

好配。

这两个人好特么配。

远远在一旁看着的冷啡收回视线,下意识看向霍骁的头顶。

不知道为什么。

总觉得应该买台除草机。

给霍总头上除除草。

小说《恶毒女配的超爽人生》 第7章 该给霍先生头上锄草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