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税改全面解读

  引言:周日还在潇洒的消费姐被就被特朗普公布的减税方案炸醒了,这样爆炸性的新闻消费姐必须要做一个全面解读,和球友仔细分析一下才行,不做那速度最快的人,但是要做那个解说最精细的人。

  美国当地时间 12 月 2 日凌晨 1 时 50 分,美国以 51 票赞成、49 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参院版本的税法法案。此次税改的最大影响将是美国企业所得税从 35% 大幅降至 20%。但特朗普随后表示,结果可能是 22%,也可能是 20%。个人所得税从 39.6% 减为 35%,而且他还减少了征税级差,从 7 个档减到了 3 个档,降为 35%、25%、10%,夫妻合并报税的起征点也从 127000 美元升到 24000 美元。除此外还设置了全球的最低税率,国际资本投资只收 10% 的税率,税改前的收入回流只收一次性 12% 的税率。从 12 月 4 日开始,将着手解决两个版本之间的分歧,并拿出最终法案呈交给总统特朗普。如果一切顺利,特朗普将在今年底正式签署该法案,预计未来 10 年内将削减 1.4 万亿美元的税收。

  首先对于特朗普个人而言。税改法案的通过,对其在国内的声誉具有关键性决定性的作用。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在上并没有做出多大成绩。除了签署一些行政命令之外,可谓「一事无成」。特别是一开始雄心勃勃的医改计划,也在屡次努力受挫后,最终失败。而如今,税改计划的通过将大幅提振特朗普的声望,可谓其于「危难之际」。事后来看,特朗普的税改法案,可能是其在任内最大的遗产,即使放在美国历任总统的政绩当中,也算得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税改有望扩大美国就业。刺激投资和经济增长。据美国国家税收基金会(Tax Foundation)预测,特朗普税改会创造 530 万左右的就业岗位,至少 200 万份新的永久的全职工作,令实际薪酬增加 8%。

  减税可能会吸引部分美国海外资本回流。特朗普的施政方案中,一直包括致力于促进制造业回流美国,从而带动美国就业和经济增长。如果没有配套的税改措施,在此前的「属人制」的税法框架下,跨国公司海外利润回流,会面临巨额税负。这样,自然不会有公司愿意回迁。在特朗普税改法案里,「属人制」改成了「属地制」,也即是只要在海外已经缴税,美国企业转回本国就不用再缴,此举会刺激美国企业利润的回流。美国企业在海外囤积了大约 2.6 万亿美元利润,约占美国 P 的 14%,通过对海外利润征收较低税率,部分美国企业海外利润可能将回流。

  减税会带来美国P 的增长。高盛对税改对经济增长的预测比较保守,且认为短期效应更大: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税改可以在 2018~2019 年提升 P ( 国内生产总值 ) 年 0.1~0.2 个百分点。减税带来的经济加速效应在之后的年份中会逐步变小。 美国智库 争取制定负责的联邦预算委员会 估计,如果税改方案执行,到 2027 年,美国债务占 P 的比重将从现在 77% 的历史高位进一步上升至 111%。

  有助于刺激居民消费。除了企业本身因为税负降低后带动的居民「被动税负」(即企业给工人的税负)的降低增厚居民收入之外,本次税改法案也有直接针对居民收入降低税负的措施。根据美国的报道,特朗普税改法案将使得不同收入阶层的居民都会获益,意味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这在消费主义盛行的美国,意味着总消费的增长。

  在美国,小型企业主通常选择把公司和个人收入合并报税,以简化报税程序和成本。所以,独资经营、合伙经营和股份制的小企业和家族企业等税赋流转公司 ( pass-through business ) 不单独申报企业收入、缴纳企业税,而是合并到企业主个人的收入中去。在新的税改框架下,这种小企业主源于公司经营的收入将不再需要像以往那样按照普通工资收入缴纳最高可达 39.6% 的所得税,而是缴纳比较优惠的税赋流转税 ( pass-through tax ) 。版本的税赋流转税为 23%,版本的税赋流转税为 25%,都有大幅度减少,减税对中小企业非常有利,能够提高每股收益率。

  美国银行在给客户的研究报告中预测,如果按照版本,在 2018 年就享受低税率的情况下, 标普 500 公司的每股收益在 2018 年可以增长 6%,达到每股平均 139 美元。其中减税是最大的推动力,每股平均提升 19 美元的收益。

  除以上有利面外,减税还会刺激企业投资。降低企业所得税,会间接提高美国本土产品在国内以及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有利于美国公司获取更多市场份额。最直接来说,减税会增厚企业。利润,企业可用于再投资的资金增加,这会直接刺激企业的投资。

  减税利好富裕阶层,会加剧分化。特朗普税改偏向富人,取消遗产税和 替代性最低限额税 等措施只涉及高收入人群税收减免,低收入人群的最低税率反而上浮 2 个百分点。美国税收政策中心预测了 2027 年税改引起的不同阶层收入变化,发现随着家庭收入等级提高,税改对收入提升效应更大,减度更高。以高收入和低收入群体为例,2027 年税改将使高收入群体收入增加 3%,负担税率下降 2.2%,而低收入群体两项数字均为 0.2%。长期看,税改将使美国阶层分化进一步加剧,会经济长期增长的基础。

  特朗普税改将增加财政负担。尽管刺激财政政策会促进经济增长,带动企业经营业绩改善,增加税基,但无法完全抵消税收减少影响。据测算,特朗普税改将使财政赤字在未来 10 年增加 1.5 万亿美元左右。因此,特朗普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应对减税后开支触及债务上限的问题。一方面,美国国债总额已经接近 20 万亿美元,占 P 比例从 2000 年的 55% 上涨至 2016 年的 108%, 继续大规模发行空间有限 . 另一方面,美联储处于货币政策正常化周期,既增加了存量债务的负担,也增加了新增债务融资成本。因此,如果解决不了财政赤字增加、债务频繁触及上限的问题。

  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作为全球资本市场的核地,如此重大的税改政策,必将对全球经济和资本市场造成深远影响。早在税改法案刚提出之时,法国就纷纷发表声明声称: 此举将对本国企业造成严重冲击,德、法无法接受特朗普这么大规模的减税 。

  在特朗普减税计划正式得到立法通过并落地后,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将不可避免地跟进,有望形成一轮全球减税浪潮。

  原因很简单,美国市场的税负降低,如果其他国家不变,逐利的资本自然会选择成本更低的市场进行投资,其他国家就会面临资本流失,投资降低,进而就业面临压力的问题。

  在特朗普推出税改计划后,一些国家已经开始推出自己的减税计划来应对。英国首相发言人表示,本届内阁已,至 2020 年将企业税下调至 17%。在印度,莫迪推出了针对个人和中小企业的减税计划和税种减并。而中国则一直在降低企业的各种中间费用,减少企业的经营成本。

  刺激在华的美国资本回流。由于更低的税负,更透明的政商关系,以及对冲人民币贬值的影响,在中国的美国资本,将更有动力撤离中国,尤其是在特朗普税改法案里对海外利润回流的税收框架的改变,会更进一步刺激美国公司的撤离。

  资本外流的压力。资本外流的压力,除了外资企业的利润回流和投资撤离之外,还表现为金融市场资本外流的压力。随着减税计划的实施,美国经济将获得消费和投资增长的强劲支撑,其经济表现很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一奇绝尘。届时其资产价格的表现,也可能在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下,优于中国市场。资本追求更高更确定的收益,自然会有动力流入美国。

  中国的资产价格泡沫可能被动萎缩。在冻楼的调控干预与严格的资本管制下,资产价格的破裂,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随着美国经济三大组合拳的持续施压,中国资产价格泡沫,将持续承受被动萎缩的压力。

  人民币重回贬值通道。今年初以来,人民币从 6.9 的水平一高歌猛进,升值反弹至 6.4 的高点,又重新进入下降通道,贬值到最新的 6.6. 在特朗普税改落地后,叠加美联储持续的加息和缩表,人民币的贬值压力,远未。未来的一段时间,人民币将重回贬值通道,未来一年之内,有相当可能继续回到 7 附近。

  中国税制将面临,压力增大。从特朗普竞选期间减税,再到税改每一次出现重大进展,我国上都出现密集报道,反映国内企业和居民对美国税改的关注,换个角度看也说明市场主体希望国内也能跟随减税。我国现行税收制度还存在改进空间,宏观税负和企业税负较美国高,在特朗普减税背景下,可能会我国企业国际竞争力。因此,特朗普税改引发了国内广泛关注,将对中国下一步税制和制度设计产生一定的紧迫感和压力。

  风险提示:任何在本文出现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评论、预测、图表、指标、理论、任何形式的表述等)均只作为参考,投资人须对任何自主决定的投资行为负责。另,本文中的任何观点、分析及预测不构成对阅读者任何形式的投资,本公司亦不对因使用本文内容所引发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任何责任。基金投资有风险,基金的过往业绩并不代表其未来表现,投资需谨慎。货币基金投资不等同于银行存款,不一定盈利,也不最低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