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忆江南兮

更新时间:2019-10-11 13:52:52

忆江南兮 已完结

忆江南兮

来源:天天云作者:银狐分类:言情主角:奚月娘言莫询

小说主人公是奚月娘言莫询的书名叫《忆江南兮》,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银狐创作的短篇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父母早逝,邻居收养,寄人篱下,逆境求生,纠缠在两兄弟间的爱恨痴缠,远走他乡,斩获幸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吕娘子心理的计较吕娘并不知道,只是听了奚月娘的话,吕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月娘,我哪有你说的那般厉害,再说了师傅那话多半是捧着我的,像我这样还没做出过什么成品的手艺人,一般大户人家是不会用的,要是想找的话还是得找师傅那样有着积年经验的,而且师傅的名号在咱们镇里响着呢,有了这名号,自然那些人都主动上门了,像咱们这样的,就是打开门做生意只怕也是乏人问津的。”

奚月娘不懂生意上的这些事,只是把眼光看向了吕娘子,吕娘子一时也摸不定主意,笑着道:“行了,咱们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等以后再商量吧,我看啊,还是先把这绣架子抬过去才是正经。”

奚月娘一听忙笑着起了身,寻了那能拆卸的地方告诉了吕强,其实这些东西吕强自是手到勤来,只不过想逗着奚月娘多说些话,才那般说的,这会几下子就卸了那绣架子,一边卸一边还笑道:“等我以后有那多余的料子再给你们做两副这绣架子,我瞧着娘那副,还有月娘这副可是有些年头了,怕是也不大受用了吧。”

吕娘子一眼撇过去笑道:“你这话我可是记住了,到时候你可别让你娘失望啊。”

奚月娘只是淡笑着看着这娘俩调笑,这副绣架是她娘留给她的东西,别的再好都抵不上这个东西的意义,奚月娘反倒没了换掉的心思。

几人回了家,吕强帮着奚月娘在屋子里摆好了绣架,屋里两张床,吕乔的那张床就靠近了窗边,白天阳光照进来视线也格外的好,奚月娘的床靠在里侧,这再摆进一副绣架就只能靠墙一侧,要是说这屋里光线最好的,自然就是吕乔那张床的位置,吕强想了想,就让月娘出去给她娘帮忙去了,她娘正在分那些绣样的图案,想着在哪个部位绣什么。

打发起了奚月娘,吕强就动手把吕乔的床挪到另一侧靠墙那边,把奚月娘的绣架摆到了窗前,再把那绣墩安好,吕强坐着试了一下,还真是不错,光线一点都不挡。

晚上吃过了饭,奚月娘正帮着吕娘子收拾着,外边突然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哭声,一边哭一边气道:“娘,你要给我做主啊,你看奚月娘,她干的什么事啊,趁我不在家,竟然把我的床给挪了,我最喜欢靠在窗边的位置了,晚上一开窗户就有微风吹进来,一点都不热,如今那床给我换了地方不说,窗户那里还摆上了她的绣架,而且又把我的床靠着一堵墙,娘,那窗户就算是开着,我那也没有一点风,娘,你要给我做主,奚月娘她欺负我。”吕乔一边说着一边委屈的跑向吕娘子哭着。

吕娘子一愣,就看向了奚月娘,奚月娘忙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不是我挪的,我下午一直跟着吕姨挑样子来着,后来又跟着吕姨去灶下做饭来着,到现在还没回过房呢!”

吕乔一听奚月娘狡辩,一脸生气的看着奚月娘道:“那屋子一共就住着咱们两人,你说说,不是你那又是谁,再说了,那绣架明明就是你的,我还看着你娘用过呢。”

奚月娘刚要说话,就被吕强打断了,吕强看着吕乔皱眉道:“乔儿,别闹了,那床是我挪的,月娘要跟着娘一块绣王大户家的东西,你不能帮忙,也别跟着捣乱,你那床不过晚上睡一宿觉,摆在哪里还不一样,可是月娘白天还要绣东西呢,里面的位置光线太暗,对眼睛不好,窗口那块我瞧着整好,不然整天的刺绣,实在太累眼睛了。”

吕乔一听,有些不依道:“二哥,你都不向着我,以前奚月娘没来的时候家里什么好的都是我和小弟们的,如今她来了,你和大哥怎么都向着她说话,从来不像着我说话,二哥,你们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吕娘子听着吕乔的话有些不中听,忙责道:“乔儿,怎么跟你二哥说话呢,你二哥说的有道理,月娘现在跟着娘做绣活,眼睛是第一重要的,你总不希望月娘的眼睛没等到老就看不清东西吧。”

吕乔一噎,她又不是这个意思,可是她还是喜欢窗边的位置,小丫头机灵的转了个脑袋,看着吕娘子道:“娘,要不让月娘回家去住呗,她们家现在又没什么人,想怎么住怎么住,想在哪绣就在哪绣,多好啊!”

吕乔话音一落,不只是吕娘子,就连吕富和吕强都跟着瞪了她一眼,然后几人小心的去看奚月娘,吕秀才开口斥责道:“乔儿,你怎么说话呢,快跟月娘道歉,你娘早就说过,从现在起月娘就算是咱们家的人了,以后这种话不许再说知道吗?”

吕秀才说完也没看吕乔,而是笑看着奚月娘道:“月娘,乔儿还是个孩子,说话也不注意,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奚月娘嘴角划过一丝苦笑,轻轻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我今天回家的时候瞧着屋里都挂满了灰,其实乔儿不说,我也想着要回去住来着。”

吕乔正在那受委屈呢,不只被娘和哥哥们瞪,如今连爹都来说她了,这会听了奚月娘的话,心理还算好受点,心道:赶紧搬走吧,你一来我就跟着受气,哼又不是没有家,赖在人家干啥。

吕乔半大不大的年纪,家里就这么一个女孩,爹娘兄弟都惯着些,多少有些娇宠,突然之间多出一个人来分享她本应该得到的宠爱,忽然之间吕乔就有了危机感,这种感觉让她很不适应,想很快的纠正过来,所以此刻她很希望奚月娘离开她们家。

吕娘子听了奚月娘的话一瞪眼,道:“月娘,当初吕姨怎么对你说的,你忘了吗,这个家以后就是你的家,你虽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是我也不会薄待了你去。”

吕秀才也道:“好孩子,乔儿有口无心的,不过被家里娇宠了些,回头让你吕姨去说她,你要是觉得你家里没人打扫,不如隔个两天、三天的回去打扫一回,可莫要再提回家的事了,不然那么旷的屋子就住你一个人,就是你不说,晚上我们也跟着担心不是,再说你一个女孩子家,这样子很容易引来坏人的,以后可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了。”

吕强和吕富都想开口,可是有爹娘在,两兄弟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就连吕逍吕遥都老实了许多。不过几兄弟纷纷把目光瞥向了吕乔,那愤怒的眼神都表达了此刻的不满,于吕逍吕遥而言,他们只知道当初那个对他们很好,常给他们拿好吃的点心的姨姨去了很远的地方,把这个姐姐留了下来,两兄弟跟着吕秀才读书识字,明白了受人点水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当然用到这里有些大材小用之嫌,不过兄弟俩小,学的东西都想用上,以显示自已的聪明才智,所以自打奚月娘住到了吕家,兄弟俩都对她很亲近,也很高兴家里又多出了一个大姐姐。

奚月娘虽然不想麻烦吕家,可不得不承认,吕秀才说的话才是重要的,她到底是一个女孩子,想了想点了点头,笑道:“吕姨,我刚才说错了,你别同我计较。”

吕娘子点了点头,笑道:“好孩子,以后可莫要说这样的话,不然你让吕姨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和娘啊!”

晚上回了屋子,吕秀才正在那拿着本书在看,吕娘子收拾好了东西,有些愁眉苦脸的问道:“相公,你说乔儿这是怎么了,我瞧着月娘今儿那话可不像是说着玩的,这孩子从打她爹娘去了,心思竟是比从前难猜了许多,瞧着竟不似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了,而且你看没看出来,这丫头的情绪越来越不外露了,无论是高兴的还是不高兴的,都喜欢扬着个笑脸,可是那笑意却丝毫未达眼底。”

吕秀才听罢笑道:“你们女人家可真是事多,这有什么奇怪的,谁经历了这般大的变故心理总要有个承受的阶段,哪能一下子就好了,再说乔儿这丫头心眼不坏,不过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家里多了个新成员罢了,过些日子就好了。”

吕娘子一听,好像也是这么回事,要是真的经历了爹死娘丧还无劝于衷的丫头,只怕这孩子也是个心冷的,撇下了对奚月娘的担心,吕娘子又提起了另一个话题,就是今儿在王大户家与王娘子说的话。

吕秀才听罢,皱了皱眉头,吕娘子一瞧,忙解释道:“相公,我当时不过是随口一说,开始的时候我也只是猜测,后来那王娘子态度一变,我就知道我猜对了,可是那种情况我要说月娘之前就有了亲事,只怕这在咱家养的这事就成了笑话,可是要说没这事的话,我又怕王娘子跟我开口,我这不好拒绝,所以情急之下就找了这么个借口,反正现在月娘身上还有孝期,到时候我就是找了余地回旋也不是不可能的。”

吕秀才叹气道:“这王家,这样的想法,不是害了人家姑娘。哎,别人的事咱们也管不了,只照顾好这孩子几年,等过了几年赶着她孝期未满就偷着看看人家,有那相应的,出了孝期就把她嫁过去算了。”

吕娘子点了点头,其实她同王家娘子说的时候,心理还真转了个个,奚月娘的样貌不差,就是性子,吕娘子品着也是个好的,若不是家破人亡,吕娘子想着真要是能娶个奚月娘这样的媳妇,也是不错的,可惜了,这样的家世,瞧着自家相公这意思,怕是不能同意了。

吕富和吕强正好过来想找吕娘子说说吕乔今天的事,两兄弟想着家里还有一间柴房,不行就把柴房收拾出来,两兄弟过去住去,到时候让吕乔住到兄弟俩的房间,正好到了爹娘的门外,就听到了吕娘子的那番话,当然听的是一半一半,就是把该听的听进去了,不该听的没听进去。

小说《忆江南兮》 第五章偷听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奇幻小说
  3. 青春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